烟趣

烟趣

时间:2018年11月11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本文《烟趣》

 

十九世纪初,第一部蒸汽火车在蒸汽机的发明中,呼之欲出。滚滚浓烈的白烟,不断从老式蒸汽火车的烟囱里,不淡定的涌出。弥留的灰烟,好似遮天蔽日的来临,罩满了整个长长火车头。随着高昂而尖锐的汽笛声,无知而兴奋的人们开始,大声地欢呼,好似新新事物一触即发的狂热,好似人类命运的巨大转轮——工业时代已经缓缓走来。爆炸般的掌声,不辩男女地高声欢呼,宣告着新时代的变革,已是迫在眉睫。兴奋与改革的热浪就这样迎来了新时代,一次次侵袭着人们,单纯而对于未来美好的向往,就像这女士们厚重的裙摆,在火车离开的瞬间,与样式繁多的帽檐一起离体而去、随风舞蹈。

 

在欢呼的人群中,似乎也有着一位习以为常的顽固派,他绅士地穿着老式黑色毛料西服与带有纵向条纹的西裤。高挑的帽檐下是一张含着憎恨的双目,花白的头发短而利索,高挑的眉形,高挺的鼻梁,表现着看低一切的藐视。似乎在他不屑一顾的眉宇间还透露着异乎寻常的动摇与顽固如石而不愿改变的本性间的矛盾。再望望远处已离去的火车与已沾满煤尘的树木,而那弥漫白烟的由浓转黑,呛着身后的人们咳嗽不止、却依然因欢呼而振奋的脸庞。似乎也预示着世间未来的走向,也会像这浓烈的烟雾般带来的难受咳嗽声,在给人以精神上的需求的同时,带来痛苦的与之并存。而远方广阔而富饶的嫩绿色小丘陵,更带着希望的隐隐绰绰与未来的无可预测。

 

0

随着哥伦布的环游世界发现美洲,美洲的土著人又引进了另一个白烟的源头——烟草。烟草从美洲的引进便掀开了人类文明史的新篇章,两种白烟此时的不谋而合,带给人们一种新的呼吸方式。一口深深的吮吸烟斗的烟嘴后,是一阵呛人心魄的浑浊白烟慢慢吐出,而那些老烟枪吸完后的一身轻松、表情地扭曲总是带着不被理解的需求与欲望的不满足。但在那个烟草入侵的年代里这又算是一种怎样的变异呢?还是这就是所谓身份的象征,这就是所谓英雄人物的标配与男人味欲盖弥彰吗?就像这蒸汽列车的发明一样,带着无端的烟雾缭绕与可悲的兴奋感,真是不明白,它的真正意义为何会如此深刻的影响着人们麻痹的神经,吸一口烟后的精神振奋,还能带来空虚生活的精神食粮吗?这个答案似乎是肯定的,随着烟草文化的传入,大量的中国民众开始了无端崇拜与热烈的追捧,或许这就是在每一个好似空虚与痛苦的时刻,人们对于烟草超乎想象的依赖与弥留吧,或许这就是英雄人物无可比拟的象征吧,毫无掩饰的崇拜就这样在中国慢慢延伸。

 

1

连晓东也开始了,这样这无理由的向往。年幼的晓东在那个红旗飘飘的时代里,望着城市还是农田一片片方正有序的收获满满,早已习惯的他已没有了儿时的收获季节的激情与忙碌。每天一次次的在家与学校的周而复始开始使他变得有些麻木不堪,就算看着这金灿灿的夕阳稍早的落下,他也没发现。而是无可比拟的空虚占据着整颗心,期盼着热闹的春节与突如其来的意外与惊喜。

 

有时只有军队大院的电影播放,才会在这平淡的生活中,带来一丝饥渴后的回甘。只有这时,迷离而混沌的眼神中好似放出了五彩的光景。在拿着小板凳坐在白布镶嵌屏幕前人群中,那些穿着绿色军便服的孩子,就算刮着寒意的大风,他们也从不缺席。电影可是贫乏的生活中最炙热的话题。而被传入的前苏联英雄主义文化,也同样因为烟草文化的无处不在,开始无时无刻抓挠那些年幼孩子们稚嫩的内心。

 

有着淡眉大眼而骨瘦如柴的晓东也是其中的一员,在那些伟大前苏联领袖中,他们似乎都有着相似的面容,唯一的区分方式就是他们的大胡子,与不同样式的烟斗,就像工业革命的蒸汽列车般,那一个个烟斗似乎也和它的传遍世界一样,带着浓浓的烟灰与呛人的气味,更为相似的则是人们对于它们的你追我赶、弥足珍贵。而那些有着老思想的人们,此时已转变了角色,变成了有着正义光环的正义之人,但这些人也挡不住烟草的入侵,似乎有了烟草自己将是一个有着大义凌然的英雄,似乎有了烟草自己就是别具一格的伟大或是即将伟大之人。

 

晓东也是这样的弄潮儿一个,淡眉大眼充满着现代人不理解的个人英雄主义,而一身的绿色军便服,更显示着心里的高人一等。可这高人一等的孤傲,在那个时代似乎还缺少着一股力量的震慑,似乎只要有一样东西的补全,才是大院男子或是成人世界的通行证与标配,那就是这平凡而带来精神振奋的烟草。

 

或许源于晓东的父母都是医生的缘故,对于这烟草的痛恨晓东的父母可谓是深恶痛绝,因为他们一次次的在实践中领略了烟草的可怕与摄人心魄,而且那时的晓东只有十二三岁的年纪,变成一个迷恋烟丝的老烟枪这个结局似乎有些太过可悲了吗!对于此,晓东则是抱着试试的心理。而晓东最大的特点就是,大人们叫他这样做,可他就会逆着别人的希望,走向事物的对立面尝试一下。这样的事,往往带来的结果就是父亲严厉的打骂,但是似乎这样做的粗糙,才使晓东向往着大人们的一举一动。就说抽烟这事吧,晓东父母的劝解使晓东在这迷途路上越走越远。

 

2

一次在干燥而冰冷的秋末冬初,似乎只有阳光才能带来微弱的温暖,一老烟枪自在的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坐在了这夕阳斜目中,他在看看周围后,小心的拿出了珍藏已久的旱烟袋,仔细的塞了些烟丝。在烟丝点燃后,得意地插起了双手,坐在小板凳上,抽起了这珍贵的长烟斗,恣意的模样,好似一种脱离疲劳的享受,好似舒坦的一气而出。

 

看着隔壁家的老大爷又享受地抽起了这奇怪的烟,晓东更是心里充满向往与好奇,一种想要尝试的欲望浓的让人好似爬满蚂蚁的心痒难忍。

 

驱使他迎上去便问,“老大爷,你抽的是什么烟呢?看上去真是有派头啊。”

 

说着眯起了眼,努力的嗅了嗅,这大老爷吐出的这一圈圈的卷卷烟雾,晓东没闻多久就大声的咳嗽起来。

 

老大爷看着这稚气未脱的孩子迎面而来,自然想逗逗这想要和自己一样的小鬼,寻寻乐子,便故意不理睬的说道,“小孩子,一边去,没看大爷我这刚刚休息一会儿,吸几口烟吗!看你这样子,我就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可别再过来哦。”

 

大爷的严肃更是使晓东好奇与欲望驱使着他的一举一动。晓东也不是一颗好惹的豆子,便想用些好话,来忽悠忽悠这老大爷。

 

你看那神气的小眼珠又转了几圈,抿着嘴说道,“大爷大爷,你抽起烟来真是有着别样风采的老爷们,而且一看这烟杆子就不是这里能弄到的,大爷也真是神通广大啊。”

 

这话可真说到了着老大爷的心坎里去了,似乎是夕阳的光彩,太过迷人眼,还是这大爷听了这话心里舒坦,便也眯起了眼,望向了远方。

 

微微带有笑颜的肌肉不断僵硬地抖动着,而那一条条厚重纹路,更是开心得挤在一起了,说道,“小子你还真识货,我这老烟杆,可是从老家弄来的,可不是也用上了吃奶的劲了吗!”

 

晓东听着这话,心里可谓是心花怒放,屁颠屁颠,便一屁股坐在了老大爷的身边,兴奋而热烈的问道,“是什么地方货,小子也想一起涨涨见识,你还真别说您抽起烟斗来的样子,可真是像《悲惨世界》中的那个男角叫什么,对对对,冉阿让,冉阿让。”

 

说着老大爷的脸,板了起来。好似说错了什么话的晓东,看着老大爷的严肃甚是吓了一跳,眼睛直直地往下看,也不敢抬头,只是偶尔飘飘远方的彩云与落日,随便从余光中看看这老大爷即将扭在一块的双眉。

 

看着晓东小心的一举一动,老大爷啪地一声打了一下晓东的后脑勺,微笑着说,“臭小子,大爷逗你那,你还真当真了。不过你小子的嘴确实甜,可惜就是太油腔滑调,让我这老大爷也是尴尬不已啊。大爷也确实没文化,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但明白你小子心眼好,不会随便忽悠人。”

 

晓东这才放松了下来,盘腿坐着,好似松口气,大爷又接着望向了远方,伸了一个疲惫已久的懒腰,说道,“小子,大爷知道你想来我这混口烟抽,不过这大人的玩意,小孩子可碰不得,否则一辈子都离不开它。我可不想让你和我一样,为这烟儿东奔西走。”

 

晓东一听这话,便想起了爸妈们的陈词滥调,便只好悄悄的离开了。

 

3

可惜晓东就是不愿听这大人们的好言相劝,小小年纪,就看着电影里抽烟斗的大胡子,对烟草文化,有了莫名的向望。

 

就在那年的冬天,也就没过几天,便回到了山东老家过年,下午无聊,便和几个农村的孩子来到大大的丝瓜藤下,看着这能挡风遮雨的厚厚丝瓜藤,几个孩子便在藤下小路上坐下。

 

晓东无意间手一摸,这熟悉的粗细长度,熟悉的手感,一眼瞄到了丝瓜藤,晓东便忙问农村的表哥,“表哥,这细细长长的,接着丝瓜的是丝瓜藤吗?可以剪下一段让我玩玩吗?”

 

表哥听的那可是云里雾里啊,疑惑的问晓东,“晓东,这有什么可玩的呢?不过我们这儿这也没用,要玩你就摘吧,小心,可别把这连着丝瓜的丝瓜藤,给摘了,那可是在被这里的农民骂得死去活来的,还要被告状告到家里面啊。”

 

听着这样的对话,周围的孩子全聚集到晓东的周围,那真是表情各异啊,有的大孩子,抱着看好戏的样子,居高临下地想看看这城里来的孩子,会有什么可笑之举;而那些小一些的孩子,则是热闹的小声讨论着这城里人的奇怪举动,似乎眼神里也透出一丝斜目与不解。

 

晓东则神气地把那些最老的丝瓜藤一段一段的剪开,有模有样的晒起了丝瓜藤。

 

其中一个可爱的小弟弟,单纯可爱的单刀直入说道,“哥哥。这丝瓜藤,晒干了有什么用吗?”

 

“当然是有大用处啦。这可是堪比原子弹的大工作,可别打扰哥哥哦。”

 

夕阳的温润照着丝瓜藤温温发热,同样孩子也不理解晓东这样做的道理,孩子们随着晓东神秘的表情,一哄而散,只留下单纯的表哥。

 

表哥严肃的说道,“你这小子,不会又出什么鬼主意吧。算了看你搞这丝瓜藤,也搞出不了什么乱子。外面太冷,先和我一起回家吧。”

 

说着便拉着晓东就要离开,而晓东则是挣脱开表哥的手,拿起了全部的老丝瓜藤,往回赶。

 

嘴里还说着,“这可是我们的秘密哦,不许告诉别人。”

 

表哥急匆匆的离去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下午的时光总是快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只有田边,表哥忙乱的说着,“知道了,知道了。”

 

在一个月的日子里,晓东每天就忙着晒丝瓜藤,收丝瓜藤,别的孩子来叫他玩,他也不理,好像中了邪,只是笑嘻嘻地望着这些慢慢发黄萎靡的老丝瓜藤。真是黄天不负有心人那,终于在干燥的冬季,老丝瓜藤,慢慢萎靡,成了褐色干瘪的模样。看着这些的表哥,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年轻的表弟,想把这丝瓜藤当香烟。

 

那天表哥路过灶房,看见晓东正在灶边,点燃着什么。一看尽是酝酿已久被晒干的丝瓜藤,那吸着丝瓜藤,萎靡的晓东,好像中了英雄主义的毒,也像这些英雄故事的男主角们吸起了浑厚的香烟(丝瓜藤干)。虽然吸丝瓜藤根本不会有烟草麻痹神经的作用,但在晓东身上却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因为他的眼神是那么渴望,那么神气,或许这就是晓东吸烟欲望与烟草文化的如饥似渴的开始吧。

 

而那青涩焦辣的咳嗽声,则是一个孩子精神崇拜的隐隐升起。就像这蒸汽列车旁的人眼中满是膜拜与崇拜,似乎这烟草的出现对于晓东来说,也是这种新事物出现而带来万般膜拜吧。好像有了它自己就离所谓的英雄主义更近一步,就离自己的成人化更进一步。

 

也许这样的想法是那些孩子成为大人的必经之路,但这绝不是所有人的人生,或许就是这空虚的生活,塑造了晓东往后老烟枪的一生吧。

 

4

晓东就这样,慢慢在一次次父亲的衣兜里,拿上几个零钱,买上几根劳动牌香烟作为成人的标志,而那时的晓东也慢慢地学得聪明些,不管抽多少烟,一根烟也要在回家前仔细刷一遍牙,以挡住自己的“引火自焚”被“无情”的大人所熄灭。

 

因为晓东的父母有着过来人的经验与作为医生的敏锐,只要小小的一个小失误,家里就会有产生一次无可比拟的风暴,晓东就这样,在隐约的烟草风暴中心安静的苟且偷生,虽然小心翼翼,虽然那火苗的燃烧只有单薄的纸在掩饰这一切,但晓东在熟悉的哥们面前却从不掩饰他对于烟草文化的欲望与渴求。而烟草也慢慢融入了晓东的生活,吮吸着他稚嫩的身躯与灵魂,其实在不知何时,这烟草的出现也增加了晓东在大院孩子面前的自豪感与优越性,或许这种自以为是的高人一等,只有晓东能感受得到吧。

 

但似乎这些感受只有那些所谓的坏孩子成人的一种仪式与骄傲吧,虽然在我眼里,香烟只是燃烧灵魂的附属品,根本没有好坏、对错之言。

 

5

但这包住火的纸也没有想像的那么薄,竟这样瞒过了明锐的爸妈好多年。晓东则抽起烟来愈发便得猖狂无度、小心翼翼,可惜这十八岁的面容早已抹上了因抽烟而成熟扭曲的脸庞。

 

在那个烟草按票购买的年代里,小东终于有了离开父母小心翼翼生活的缘由,那就是去当兵。自由而抹去一切束缚的自由放飞,就像崇明的小河,肆意流淌,无拘无束,而烟草的束缚又使晓东慢慢回归现实,对于烟草的渴望却深深困扰的每一个烟瘾发作的深夜,但在去了不久的一个电话,好似沙漠中的一滴水,迅速的被晓东的欲望沙漠所吸收。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七点半的夜晚,似乎还没有像冬天的夜晚,黑的如此彻底,晓东刚吃完晚饭,走在部队小河边,与一群狐朋狗友,都有着相似的经历与绿色的军装。

 

矮小的小伙子小斌神气的说到,“别看我现在相貌上好像有些缺陷,当年我在大院可是大院中鼎鼎有名的人物啊。我爸可是警备区的领导啊。”

 

大家纷纷围了上去,单纯的眼神里,却各有着自己的想法,你看因吝啬而出名的胖子,也挤在人群中,也想一听他是何方神圣。

 

一个和晓东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起着哄说到,“你不会是在装大佬吧?平时也没见你有什么优越的表现与特殊照顾嘛。对吧!大伙儿!”

 

此话一出,只听见如蚊子般的议论声迎面而起。

 

一听这话,小斌更是眉头紧皱的说到,“这不是今天就让这大伙儿看看这优越性嘛。别急别急。”

 

此时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而小斌则是眉头舒展,带着诡异的微笑,小心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手帕包着的小包袱,接着说道,“今天就让大家开开眼。”

 

此时的人群挤得更紧了,而每个人的目光都是炙热,安静与紧张弥漫在整片空气中,连吞口水的声响也清晰可辨。而看看人群中人们的表情各异,也是一种别样的享受啊,有的是发自内心的想一看究竟;有的则是抱着不相信的心理看这好戏的一触即发;还有些人,躲在人群的小角落中,看看这神奇之物背后的尴尬所来的兴奋。

 

晓东却从始至终,站在人群外,年轻的晓东,只是不喜欢走大部队的脚步,但偶尔飘过的眼神,表达着内心小小的好奇正在慢慢滋长。小斌慢慢悠然的动作,引起了周围人愈加羡慕的衍生,终于在打开后震了大家一跳。

 

尽是一包当时最红又难搞的牡丹牌香烟,真是一下子炸开了锅,大家忙问,“你这好东西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这不是我爸给我拿来,给大家长长眼了吧!”新斌神气的模样真是难以言表的骄傲,而那尖尖的鼻子也如皮诺曹般越长越长。

 

晓东则是好像预先知道了一样,悄无声息地走开了。

 

其实那也是前天的夜了,秋风萧瑟晓东正排队打电话,排着排着四周只有了,晓东和正在打电话的小斌。

 

就听见前方的小斌东张西望轻声的对着家里人说,“爸,你给我寄点最好烟来吧,我们领导老最近挺器重我的,如果我给他送上几包烟,或许,或许我就能妥妥当当有一个升职的好机会,我可不想错过啊。”

 

晓东听到这话,脑子也开始了不停地滚动。

 

回到从人群中离去的晓东,嘴里念叨着,“没想到这也是一个拿到烟的妙计。”

 

便对其稍作调整的开始了他酝酿已久的圈烟计划。

 

就听见晓东是这样对着电话中的父亲说到,“爸,我觉得最近自己好像有些惹恼这上面的领导了,因为我总是和那帮不听话的哥们混在一起,会不会就这样离开部队呢?”

 

晓东父亲一听这话这可就急了,连忙说,“那可怎么办呢?不如送几瓶我珍藏的好酒去?拿不过去,也不行。”

 

晓东愈加紧张的说到,“这可怎么办啊,我可是一心想留在这部队一辈子啊。”

 

爸爸又说道,“好了好了,我们家还囤积了几张烟票,我换些上好的烟给你寄去,可要放好啊,那东西可贵了。”

 

没过几天,父亲便托人带了几条牡丹牌香烟来,用厚厚的绒布包裹着。看着烟的晓东则是喜从天降的欣喜,但也只能用扣紧的眉来掩饰自己的窃喜。严肃而僵硬、好似轻松的接下了着厚重的包裹,快步回到宿舍。小心的打开绒布,抽起了这轻易得来的高级烟,似乎就因为轻易吧,晓东又接连说了几个谎,弄来了好几条烟,只是这烟都被他一人悄悄的独吞了。

 

此时的晓东,终于成功的褪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老烟枪。只要一会不抽,就是哈气连篇,烟瘾正溶解着他年轻而麻痹的神经,大概就是这没有送上去烟的回馈吧,才使晓东没几年就离开了部队,复原回家,被分配到厂里的医务室工作。

 

6

慢慢的年龄大了,有了自己的工资,晓东也不再在乎爸妈的反对,公然在家里抽起了烟,爸爸看到正想着打他。一只手急据而来,晓东不懂事的一把抓住父亲的手臂。

 

只见父亲说到,“现在本事大了嘛,别在家里嚣张,有本事到单位去作大领导给我也涨涨面子啊。”

 

说着父亲走进了里屋,可惜那时的父亲并不是因为生气而离开,只是父亲的老毛病又犯了,肝脏的疼痛,更是使他无法忍耐走进了里屋。可叛逆的晓东却不知情,只是又和他的老朋友去聊人生所谓的真理去了。

 

人生的所谓真理根本无处可寻,但似乎晓东在烟草中寻觅的别样的人生吧,但人生不止只有平淡的一面,而那巨浪可能就隐藏在平静的水面之下。

 

没多久父亲就因为肝腹水而住进了自己的医院,不知是因为反复的会诊与繁复的讨论时间太长,还是对于晓东的不懂事的担忧。每每使父亲在重病中,还回来给家里人做饭,连后来晓东的媳妇也就是猫人,也亲眼看见这一幕而对于晓东父亲的善良动容不已。

 

可惜晓东父亲还是没有熬过当年的冬天,悄然离世。那日晓东在守夜,想着父亲的好自己再也无发回应,晓东总觉得是自己可以对父亲更好一些,是自己的不懂事,根本没有体谅父亲的不容易,晓东就这样,坐在了冰冷而毫无血性的房间地上一整夜,烟一根根的点起到吸完。似乎只有烟草才能在冥冥之中回想起父亲的面容,可惜这熟悉的面容却在脑海里,变得越发模糊,想着想着,无端泪水就止不住的流下来,是自己的不懂事,是自己的不体凉埋没了父亲对自己的担忧,父亲这么努力的活着为工作为家里,却这么早离开了自己。

 

不禁回想起小时候,为自己做出模型飞机而骄傲不已的父亲,为自己犯错而一次次点头哈腰的父亲,晓东的眼泪就是不停的流,呆滞的眼神与无端的泪痕爬满了整张脸,直到阳光四溢的侵蚀着整个萎靡的情绪,或许这阳光就是父亲陪伴的脚步,或许父亲也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像他一样的坚毅之人吧。

 

此时的晓东似乎明白了什么,再一次抽起了烟,只是他突然明白自己不再是一个孩子,而是妹妹与母亲的支撑。

 

7

时间总是这样时慢时快,悲伤而漫长的冬夜,带着凌冽抹去了晓东一辈子的泪水,猫人的善良也给晓东了一个重新开始的理由,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似乎幸福的生活过的难得地快,不知不觉已是快退休的年纪。虽然还是一个老烟枪,但他却有了女儿一辈子的陪伴,似乎也是值了。

 

快退休的晓东一家人,终于在特殊的情况下有了去意大利旅游的机会,来到意大利的晓东真是心里从没想过自己会出国,看到了这相似而不同与国内景色的异国风情,晓东便好像又回到了儿时,对于一切事物的新鲜感,拍照留念的同时,回想起了那个最熟悉而迷恋烟草文化的孩子,而那股心痒难忍再次霸占了他最不为人知的欲求与渴望。

 

看到威尼斯停车点的烟斗,他好似着了迷般的回想起,那些他曾经无比崇拜的印象派后期的画家们,每每看着他们自画像中的老式烟斗,心中的向往靡靡升起,来了意大利的晓东不再约束自己,豪气的买下了第一只烟斗,与烟丝,大口大口地抽了起来。

 

当女儿又一次关心起了父亲被烟草文化侵蚀的身体时,说到,“你买了烟斗,可要少抽些烟,毕竟这烟斗也是侵蚀身体的不利之物,否则下次不让你去国外了。”

 

看着这样管东管西的女儿,晓东开始是那样的不耐烦与焦虑,而后只能微笑着,小声的沉浸在幸福中,说道,“女儿还是你关心我,我只是玩玩这烟草,不会抽很多的。你放心。”

 

微笑的模样是来自于这小试牛刀,更来自于对于家庭的责任与这来之不易的小幸福,或许这就是晓东对于家人的妥协,与享受着心里最渴望的东西之间的矛盾吧。或许这时的烟草,早已不是一种身体上的需求,而是随着不断上升的烟雾,心灵上最后的一点小奢望吧。

 

在第二次的出国去德国的旅途中,迷离的眼神四处扫荡,寻觅着烟草的痕迹,终于在一个繁华街区的转弯角,找到了一家烟斗店。

 

他同样买了烟斗,而嘴中连连说出的尽是,“我上次在威尼斯可花了175多欧买了上次的破烂烟斗,这次150欧可以买两个有品牌的烟斗,真是可怕的威尼斯商人啊。”

 

言语中的气愤,显而易见,可是最后坐在莱茵河的游船上,恣意地享受着烟草的薰蚀,微微的风浪卷起了一个个小圈圈,阳光的乍现随着周边古堡的徘徊。晓东的心里,好似得到了久违的满足与期许,一切似乎回到了看电影时的回甘,回望一生,自己虽只是那威尼斯商人手中的一磅肉,可以被这乌烟瘴气的时代,随意把玩,随意分割与利用,但或许小小的奢靡会给这迷途的沙漠带来一滴有毒的活水,引来一片耐毒的生命。就像这蒸汽列车的发明,当时给时代地进步与人类的内心带来了多大的震撼与浓重的一笔,最后却在不断进化后退出这漫长的历史舞台,烟草是这样,晓东的一生成长与坎坷也是这样,望着这历史的残根——烟斗。

 

暮发之年的晓东,终于明白自己一生的命运就是这历史的长影,欲望就像这烟草的存在一样,总是在无法挽回中前进与重新开始,更是在一次次的逆流而上中,重新焕发生命之光,而烟草的陨落就是一个时代的隐去,更是一个事物所谓周期性,一次次周而复始的迷恋,一次次退出时代的感怀,或许这就是人生的所谓循环吧。

 

END后记

一次一个不会抽烟的年轻人,却向父亲问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你为何抽烟呢?”

 

晓东竟无言以对。

 

是啊,为何呢?是欲望与猎奇心里的趋势吗;是时代的利益熏心吗;还是自己的叛逆与年轻带来的无所畏惧呢。都不是,我觉得只是一颗年轻的心在迎接的无法挽回的错误时小小慰寄,只是无端的命运对于人们的小小考验,可惜这次晓东没有拒绝,而是活生生的成为烟草的奴仆。可是就像曾经夕阳下的老烟枪一样,一辈子成为了烟草的奴隶的同时,却在最难熬的季节里,得到了心灵上的补偿。虽然说时带着玩玩的口气,与惨淡的个人主义情怀,但努力想掩饰着言语背后的萎靡与不知所措。或许就是这代人无奈的脱缰野马与萎靡的空气聚集所在吧。

 

可惜那个烟草的时代不会回来了,那个骄傲历经沧桑的老火车也在时代脚步的加速中成了过往。烟草时代就这样随着时间的奢靡缓缓隐去。而这个不知是好是坏的循环,却如迷雾般看不清真实的真面目。

本文来源 http://www.shoujigushi.com/qingchun/49474.html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43343/

上一篇:无你处无江湖 下一篇:好哭的豁牙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