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很爱你 (下)

明明很爱你 (下)

时间:2018年11月11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本文《明明很爱你 (下)》

06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发现他爱上了桃红色雏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自己也种了一盆桃红色雏菊。

 

“野菊花啊野菊花,哪儿才是你的家.....”每个傍晚准会见到他到阳台来,为新种植的雏菊浇水,然后嘴里一定哼唱这首歌。

 

她不由得皱起眉头看着他,野菊花和雏菊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植物,就被他胡乱搅在一起。“你是什么时候爱上雏菊的?”

 

她的声音突然散播于空气中,吓了他一跳。“与其说我爱它,倒不如说他像我现在的心情。”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她会发现他的爱。

 

他突然爱上了雏菊同样被两个小孩察觉到,趁着空档,他上去阳台浇花,两个人小鬼大的孩子马上问她:“姑姑,源叔叔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芷歆拉着她的右手,而绍杰拉着她的左手。

 

“我......”她要张开口说“我不知道”,芷歆却打断她的话,还自顾自地滔滔不绝:“在我看来是了,还有可能是喜欢上姑姑您。”

 

“你这小孩子知道什么是喜欢不?”她轻轻拍了拍芷歆的脑袋,怪她在胡说八道。

 

“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呢?”她的双眼突然变得大而明亮。“我发现每次源叔叔看姑姑的眼神很不一样。”眼神就是最好的证明。

 

闻言,她的大脑不停地在搜索一些蛛丝马迹,想着想着,芷歆的声音又飘荡在她耳边。“可是,我同学说,选男朋友要有出息,源叔叔只是我们家的帮佣,我觉得他给不了你幸福。”

 

这不是童言无忌,反倒是赤裸裸的现实,句句话扎着针,分分钟可致人于死地。那个时候他正好从阳台回来,芷歆的一番话将他恶狠狠地打入18层地狱,血淋淋的残酷。

 

那一刻他有说不出的惭愧和无地自容,真想将自己隐藏到世界的角落,从此让自己远离尘世中的是是非非。

 

这不能怪罪芷歆,更不能指控她现实,一切只能怪自己的能力薄弱,给不了她幸福,自卑感正波涛汹涌地翻滚着,令他不知不觉想起被前女友抛弃的一幕......

 

接下来的日子,他的工作很不带劲,一想到自己对未来的无能为力,更是烦心到极点。

 

一整天下来,连他自己也算不清究竟做错多少事情,不是弄错了订单,就是算错了钱,像一具失去灵魂的傀儡,没有一点神采和精神。

 

她看在眼里,却不知道要如何帮助他,如果真的来自他的感情问题,她会晴天霹雳,甚至无法接受事实,于是只好在一旁干着急。

 

“我不回家了,想一个人走走。”纵使在他身旁却无法得到她的真心,他实在心疼得难受,想找个方法理清自己的心。

 

不待她回答,他自顾自地溜掉了,无法预料的是,越是寂寞孤单,思念越会加倍放大,只和她距离1公尺之远,他就回过头在人群中寻找她的身影。

 

看着她一个人推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到路口,他的心不由得抽痛起来,自卑感又从心的另一端冒起来,真令他纠结不已。

 

07

他一直痴痴地望着她的背影,直到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她早已消失不见了。深呼吸,他转过身来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就在此刻,他听到一个男子正开大嗓门聊电话,这把声音似曾相识中又带点生疏,仿佛在遥远的记忆中曾记载过这把声音。

 

他一时感到好奇,朝声音的来源走去。“裴家贤,你这王八蛋!”他的人生就是被眼前的王八蛋给毁尽了,如果今天不泄他心头之恨,他会死不瞑目!

 

家贤还没来得及逃跑便已被他狠狠揪住了衣领,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挨了他无数个拳头。

 

“这是你情我愿的,是你自己笨,怎么还怪到我头上来?”直到他尝到了皮肉之疼,开始反击他。

 

晚上,她同时收到两个男人的电话,一个是孝源,另一个则是她的哥哥家贤,两个人因为打架被扣留在警察局,等着她来保释。

 

这事有些跷蹊,为什么他会和家贤纠缠在一起?因为事态紧急,她无法静下心来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从警察局里出了来,三人的脸色好比阴天的云朵一样阴沉灰暗,他们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一直到她受不了那种诡异却又装着若无其事的气氛,终于开了口:“你们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家贤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在她面前告他一状。“妹妹,是他先动手打我的。”接触到她那恶狠狠的眼神,他立刻住了嘴,事后一副委屈相。

 

“你说为什么要打他?”她像个审死官在审问着他。

 

“原来这王八蛋是你哥哥。”他的口气带着几丝轻蔑。“当年我是被他害去坐牢的,是你会不会找他算账?”

 

家贤想反驳他,她却阻止了。“当年发生什么事了?”超贤的个性她十分了解,根本不讶异他的所作所为,她只想弄清楚超贤和他的恩怨和是非。

 

大学毕业后,他一直梦想着自己可以凭着所学的专业找到一份高薪水的工作,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毕竟来自穷苦家庭,知道钱的重要性,一心想着赚大钱。

 

可是在找工作的路上处处碰壁,被拒绝的原因多半是败在没有工作经验,在灰心失意的时候,他认识了家贤。

 

到底是财迷心窍,他竟然被眼前侃侃而谈的家贤给打动了。“我最近研发了一批专为孩童打造的奶粉,小孩吃了会身强体健、快高长大,还可以变得聪明伶俐,是深受父母信赖的产品。”

 

由于资历尚浅,经验不足,他相信了家贤说得天花乱坠的话语。“我最喜欢年轻人了,体魄好、办事能力高,只要你跟着我一起打拼,我绝不会亏待你。”

 

所谓的打拼只不过是帮他做推销、接订单和送货。刚开始的两个月,他确实从家贤身上拿到满意的工资,还捞到一笔油水。他以为找对了门路,一心一意做下去,始终能够没想到,劫难在面前等着他。

 

有一天,他被拘捕,因为警方已接获一宗死亡报告,证实了有个3岁小孩喝了他推销的奶粉长达2个月后,出现晕眩、胸闷,最后死于呼吸困难。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不少商家纷纷投诉他卖的是假奶粉,得统统下架。样品已交给警方去检验,后来发现那奶粉含有超标的化学成分。

 

他想把这个问题告诉家贤时,发现他已联络不上,当初的工厂已人去楼空,剩下一些瓶瓶罐罐。

 

08

经警方努力不懈地调查之下,在家贤的工厂里找到许多过期的原料、一些非法的香料和人造色素。

 

所以,他推销的根本不是奶粉,而是特定成分的过期奶粉再参杂一些经过加工后的劣质面粉,添加过期的原料、非法香料、人造色素、大量的化学成分及防腐剂。

 

再者,那间工厂没有合法经营的执照,还侵犯了他人的土地。警方也从他的身上起获多份文件,如订货单、送货单据及还钱收据等,还有一些合作协议书。

 

这些统统都是他一个人负责的,职位俨如负责人,所以在这起案件他必须负上很大的责任。

 

“除非你找到其他证据可以证明工厂不是你的,不然凭着这些有利的物件及指证你的商家是对你的处境很不利。”警方解释。

 

他认真地想了想,这件事情他是一个中介,接了订单就只找家贤一个人负责,如今他已潜逃,他再也找不到其他人证了。

 

他就这样傻傻地当上一只代罪羔羊,扛起多条罪状:贩卖假奶粉、非法经营工厂、危害他人性命、违反制造发令和侵犯他人土地面。

 

白纸黑字,事实胜于雄辩,他也百口莫辩。毕竟家境贫困,根本没有多余的钱为他请律师,更没钱交保释金,他只好统统都认罪,最终获得减刑,只判入狱10年。

 

”这怎能关我的事?是他自己笨!”家贤在为自己叫屈,反正一切错不在他。

 

“哥,你能不能负责任些,这明明是你一手创造出来的问题,还要将罪名推给他!”她朝着超贤怒吼。“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你的良心过意得去吗?”

 

她睁大双眼望着家贤,一步步逼近他,眼神里闪耀着严厉的火焰,恨不得剥了他的皮。“还是你身上挂着一颗狼心,一点都不感到羞耻?”

 

她不给他回答的机会,如机关枪继续对家贤扫射。“可我为这个哥哥感到羞耻,你真不怕你的孩子知道后会有什么心理?”

 

“这关孩子什么事?他们还小,知道什么?”家贤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让人看见了,恨不得想狠狠地痛打他一顿。

 

“孩子有你这样的爸爸,真是活遭罪,将来他们知道你的事,你要他们如何面对?”孩子虽然年纪小,但认知能强,他岂能忽略他们的心智发展?

 

“可是,怎么说我还是为了这个家啊?”还不是为了生计,家贤被逼于铤而走险,怎么她就不体谅他的难处?

 

闻言,她立即变得一脸鄙夷。“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可你究竟为这个家做过什么?你给这个家留下的只有你的自私自利!”

 

“别忘了人在做,天在看,欠了人家的东西总要还的,不然会得到报应!”这不是诅咒,是因果循环,他自己好之为之。

 

家贤被她的一番冷冰冰的话震慑住了,开始感到焦虑。“可是我不想坐牢,我还有我的人生......”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她狠狠地打断了。

 

“你要你的人生,就可以将自己的过错推给别人?不管你要说些什么,我不会再听了,更不会帮你!”每次他的出现肯定伴随着无理要求。“除非你改过自新。”

 

家贤沉默,一时不知该要如何是好。须臾,传来她的声音。“警察局就在前面,要么你自己去自首,要么就别怪我大义灭亲。”她的目光坚决,不容挑战。

 

“如果你现在去自首,我们会以你为荣,毕竟你敢做敢当,竖立了一个好榜样,孩子们将来不会为了你犯过的错误而抬不起头。”只要家贤知错能改,他们愿意给他改过的机会,接纳他、原谅他。

 

家贤已无路可退,只好向警方自首,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他也一雪前耻,压抑在心底的怨恨也一扫而空,他不再畏惧大众在背后指指点点。

 

09

晚风轻轻吹拂,一如妈妈温柔的手轻轻抚慰着脸庞;她不禁抬头望向夜空,今晚的夜色分外柔美,月牙弯弯挂在空中,如晶钻般闪呀闪的星星布满整个星空。

 

走往回家的路上,她的嘴角始终微微上扬,俨如一朵正含苞待放的雏菊,香甜而美丽。

 

他侧过脸望向她,被她的愉悦氛围感染了,脸上扬起一抹笑,笑中带着几许欣慰。“谢谢你。”她是他的贵人,也是他的福星,他一直视她为珍宝,珍藏在心底。

 

她轻轻摇一摇头,微笑着回答:“不用客气,清者自清,曾经被不公平对待,上天会用另一种方式填补他受过的痛苦,这都是人生的一种历练。”

 

两人肩并肩走着,寂静的环境在柔美的月色的催情下,在冷空气中散发一股香甜愉悦的气息,他鼓起勇气,伸手紧扣着她的小手。

 

被紧握的手传来一股温暖的感觉,直达她心里,与猛烈跳动的心互相撞击成一浪接一浪电击般的快感,瞬间助长埋在心中的爱苗,不断地滋长一直到开出一朵花来。

 

她把头底下,也不语,从她的侧脸可隐隐约约看到她那娇羞的笑靥。既然她不语就表示默许,这使他脸上温柔的笑意更深几分。

 

回家的路途,他们不再感到孤单,紧握着的不只是彼此的手,还有永生的幸福和相依相偎,藏在眼神里的不仅有目前的风花雪月,还有以后的天长地久。

 

这一刻,他们觉得只要和相爱的人在一起, 一切便已足矣。

 

就在他们沉浸在甜蜜爱恋里时,现实依旧紧抓着他们不放,飞荡在高空中的心情被现实狠狠地当头一棒,硬生生地摔落到地上,爱情最终无法成形。

 

“她是瞎了眼么?怎么就和一个囚犯好上了?”迎面走来一对晚间散步的夫妻,是他们的邻居,和他们客气礼貌地打过招呼后,在背后说起他们的坏话。

 

“日久生情了呗,但这男人可以给她幸福吗?”那夫妻边跑边说说笑笑,笑语间充满嘲讽。

 

说者本无意,听者却有心,这些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剑,快、狠、准地刺向他们,她飞快松开他紧握的手,两人的笑容瞬间变得僵硬、气氛尴尬起来。

 

好不容易回到家,若无其事地道过晚安后,各怀着心事走进卧室里。

 

“这男人可以给她幸福吗?”这句话一直迴荡在他的耳边,心里早已万剑穿心,百般难受。那人说得没错,他确实不能给她幸福,也许,他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他静悄悄地来到阳台,手里捧着他种植的桃红色雏菊,心想也许对她的爱意只能像雏菊的花语一样,永远隐藏在心底。

 

第二天大清早,勉强睁开惺忪的睡眼,拖着昏昏欲睡的身子走到房门前,准备到洗手间洗漱,在开门之际,看到他种植的那盆桃红雏菊已躺在房门口,身边还有一个白色信封。

 

她捡起地上的信封,抽出里头的信纸,是他留书出走了:

 

我不知道幸福是什么样子,所以我要去找寻它,才能给身边的人幸福。我走了,谢谢你一直对我的关怀和照顾,我的人生因为遇见了你,才渐渐感到温暖,这份感动我会一直珍藏在心底,永远不会忘记。

 

合上信纸,在眼眶中打滚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决了堤,心里对他百般歉疚,都是自己昨晚不顾他的感受,狠狠抽开了手,伤了他的自尊。对不起......

 

尾声

5年后。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她没有去5街后巷开面摊,反而独自去看守所探望家贤。随后,她百无聊赖到面摊的附近闲逛着。

 

倏地,她闻到一股青葱麻油味,略显和她不同的是,那股味道还多了一股淡淡的菊花芬芳,这瞬间引起她的好奇心,决定一探究竟。

 

循着味道前进,她终于找到一家名为“源叔面食馆”。这家面食馆离她面摊不远,就在后两街。

 

面食馆门前的两旁种满了桃红色雏菊,这令她想起了他,自离开至今,他们不曾联系,想象他该是忘记她了吧。甩甩头,她走入厅内,里面的设计是走中国风,充满古朴典雅的感觉。

 

看了菜单,心中已有决定,在等待服务员的当下,她抬头四处张望,正好望见收银处有个打扮性感的女子亲了一个男人的脸颊,定眼一看,那男人正是邝孝源。

 

她立刻收回了目光,一股酸溜溜的感觉猛然从胸口蔓延开来,让她吃味不已。她以为多年以来,自己已经学会了不在乎,直到看到这一幕,原来还是会心疼。

 

她下意识地站了起来,直接往门口走去,想火速逃离到天涯海角,极不想面对这份锥心之痛。

 

人海中,只有她带着闪闪发亮的光芒,他一眼就认得出她,急忙甩开那性感女子,他追了上去。“刚刚来了怎么急着就走,是服务生怠慢了你吗?”

 

听到他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她停顿一下脚步,不下三秒钟,她继续往前走。他急忙追上前来,堵住她的去路。“请赏我一个面子,让我煮个面给你吃?”

 

“我......”她想拒绝,却发现她的手已掌控在他的大掌里,想甩却甩不掉。“你......”她窘迫地望着他,而他只对她笑嘻嘻,持续着他的动作。

 

“小姐,你可知道隐藏心中的爱意是那么的辛苦?能再重逢,证明我俩的缘分未尽,既然如此,为何还要错过?”会选择在她的面摊附近开店,目的就是为了和她再见。

 

“我不做小三!”她抗议顺便也觉得当小三很卑鄙!

 

“没人要你做小三。”

 

“你当那性感美眉是什么?”

 

闻言,他失笑了,心里暗自窃喜她原来也会吃醋。“她是个假洋妞,外表中国人,内心西洋化,是个热情心肠好的女人,而且她已经有了意中人,但那个人不是我。”

 

闻言,她终于停止挣扎,随着他走进“源叔面食馆”。

 

“以前我最欣赏‘神雕侠侣’,但如果你愿意和我做‘云吞面情侣’,这感觉比看‘神雕侠侣还要棒!”他捧着招牌云吞面来到她的面前,对她说出这番狗屁不通的话,但细心回味,话中隐藏另一番真情真意。

 

“我愿意。”

 

吃着他亲手做的云吞面,心里觉得甜丝丝的,望着他深情且温柔的双眼,她嗅到到了面汤不止有香葱麻油味,还夹杂着幸福满满的味道。

本文来源 http://www.shoujigushi.com/qingchun/49439.html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43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