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十六岁,是个老戏骨

我今年十六岁,是个老戏骨

时间:2018年11月11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本文《我今年十六岁,是个老戏骨》

香醇的咖啡厅流淌着轻松的音乐,一个马尾女孩坐在窗边,不时瞄自己的手机,眼睛却盯着门口不放松,生怕错过什么,看样子她是在等人。

 

已经快七点钟了,她气鼓鼓的模样在告诉别人,她很不耐烦,别来招惹。事实上,咖啡厅里并没有几个人,而远处的城市也早已看得厌烦,再没兴趣看一眼。只好无聊地摆弄手机。

 

女孩叫阿尧,这是她第一次来息城,不过她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因为要见的人未来,也因为这地方实在太绕!

 

早已过了约定的时间,阿尧不愿再等了,她抓起背包就往外走。她准备去酒店办住宿了,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并不安全。阿尧愤愤地走到电梯口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贴起了维修通告。

 

“搞什么!这可是三十三楼,你要我走楼梯下去吗!”阿尧气坏了,“该死的柳叔,回去非得拔了他的皮。”

 

柳叔就是拜托她来这里的人,并不是他亲叔叔,也没比她大几岁。柳叔这次委托她来这座城市,并没有告诉她要做什么,只是让她去见一个人,好像姓“崔”还是什么的,她已经忘记了,回去得看看笔记本。

 

昏暗的楼梯道,让阿尧产生了强烈的不安全感,她很想退回去等人一起走,但整栋楼已经没几个人了,咖啡厅里的几位顾客也没走的意思。

 

“走就走!朗朗乾坤,害怕个球!”阿尧哼着歌儿开始下楼,整个楼道里都和着她的红歌。

 

“三十二”

 

“三十一”

 

。。。

 

“十”

 

“九”

 

。。。

 

按理来说自己应该已经到了一楼,为什么还要继续下?阿尧心里暗想,难不成自己数错了?虽然自己记性是不太好,也不至于楼层都记不住吧。下面的楼梯道更暗,让阿尧浑身有点发凉。

 

2

 

阿尧非常确定,按照正常下楼速度肯定到了一楼,但是现在她仍在楼梯道,让她心里不禁有些慌张。

 

“什么情况这是?难不成会遇见‘鬼打墙’了?不是这么背吧?”

 

阿尧用左手往上抚了三下额头,手心的汗将斜刘海粘到一边,她很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的手在颤抖,嘴唇发干,歌儿早就不知被丢到哪儿了。

 

别担心!即使遇见了“鬼打墙”也没事,它只是迷住了你的感官,闭上眼睛摸着墙走,肯定能走出去!阿尧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看了一眼四周,决心闭上眼睛走走看。

 

又走了三分钟,阿尧皱着眉头,白净的瓜子脸因紧张已经有些发僵。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没能走出去,似乎走得更深了,因为灯光又暗了些。她打量了下四周,看这里的布局应该在地下,看起来像个防空洞。虽然已经进入秋天,应该天高气爽,神经疏通,但这里还是会给人很闷的感觉。

 

她不敢再往前走了,她很害怕。出口的一点橘色灯光投射进来,才让她不那么崩溃。

 

今天真是糟糕的一天!

 

在阿尧转身要退出去的那一刻,一个淡影从转角出走出来。她以为是和她一样迷路了的人,正好可以有个伴寻找出路。

 

“嘿~你也迷路了吗?一起出去啊?”

 

那淡影一愣,这时已经离阿尧很近了,阿尧见她穿的一件绿军装,像是很老的款式,但却将修长的身形完美展现出来。白白的脸蛋,小巧的鼻子,那眼睛。。。那眼睛跟自己太像了!

 

那张脸就像是自己的!

 

我遇见什么脏东西了?阿尧想到这里,越想越恐怖,心里一急,眼睛发黑,晕倒在了地上。

 

3

 

“你醒了?”

 

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阿尧的耳边想起,她缓缓地睁开眼睛,还有些不适应屋内的强光。不过,她立马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被脱过!

 

“王八蛋!”阿尧眼睛要喷火,眉头拧成疙瘩。

 

这是她极度生气,即将爆发的样子。

 

“什么?”男人似乎没听清,想确认阿尧说了什么话。

 

“老娘说你王八蛋!!!”阿尧一把抓起枕头,狠狠地砸向男人,“你个禽兽!敢脱老娘的衣服,不卸了你都不知道老娘不能碰!!!”

 

“诶诶诶。。。说话可要将证据啊,崔爷我可没碰你,别乱咬人。”这个自称“崔爷”的人不急不缓,端来了杯热牛奶要递给阿尧。

 

“谁要你的破牛奶!老娘要解释!”

 

“解释什么?昨晚把你背回来的时候碰了你的胸还是什么?”

 

阿尧“腾”一下站在床上,“你个王八蛋!老娘要砍了你!!!”

 

见阿尧真的要冲过来,男人往后退了两步,“别别别,消停点!你可真跟老柳说得一个样,开不得玩笑!”

 

阿尧停了下来,死死地瞪着男人,“你说的老柳是谁?柳子安?”看到男人点头肯定,她一下跳下床,“你就是那个姓崔的?你个没信用的家伙,老娘在咖啡厅等了你整整四个小时,你敢放我鸽子?”

 

崔姓男人摸了摸鼻子,非常无奈地说:“这不有事儿耽搁了嘛!”

 

“那我衣服是谁换的?”

 

“是我啊小姐。”一位中年妇女从门外走进来,“你都不知道,昨晚少爷急急忙忙地把你带回来,要不是及时抢救,恐怕你就见不到今天的太阳了。”

 

男人笑了笑,承认了她说的事实。

 

“我昨天晚上昏倒了,这个我记得,我还记得见了一个和我很想的人。。。哦不,像是影子。”阿尧盯着男人的眼睛,似乎想他给出答案。

 

“这些该不该告诉你,老柳可没给我说,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恢复一下气血,要不然身体太虚,下去可不行。”

 

“下去?下到那里去?”

 

“到时你就知道了。”男人很明显现在不想告诉她,“对了,还有一件事儿,他们都喊我少爷或者崔爷,你也叫我崔爷吧,小妹妹。”说完就和吴妈出去了,留下阿尧一个人干瞪眼。

 

“小妹妹?老娘都二十了?你叫老娘小妹妹?”

 

4

 

今天是阿尧住在崔爷家第四天了,这里是崔爷在这个城市的一处房产。经阿尧的观察,她知道崔爷是个超级有钱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住在高档别墅区。

 

这几天,经常见不到崔爷的影子,吴妈也只知道她为阿尧办事去了。为自己办事儿?阿尧一脸疑问,不过她是无法从吴妈那里得到答案的。

 

“你终于回来了?到底要把我晾在这儿到什么时候?”阿尧一脸不忿地质问。

 

“还差最后一步就解决了,到时你就可以回家了。”崔爷一脸疲惫地回答。

 

“哦?”

 

“你知道自己有健忘的症状吗?”

 

“这个身边人都知道啊~”阿尧不屑回答。

 

“那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不知道?健忘还有什么原因呢?脑袋不好使呗!”

 

崔爷笑了笑,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阿尧,“已经问过老柳了,他说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为什么让你来找我了。”他顿了顿继续说,“接下来我说的可能有些不合常识,但你要相信。”

 

阿尧见她如此正式,也不由地坐端正。

 

“首先,那天晚上你见到的淡影就是你自己,或者说,是你自己的一部分。”看着阿尧不解的样子,崔爷继续道,“那是你的执念,更确切的说是前生的。也正是因为这个,灵魂不完整,所以才会容易忘记东西。而这次老柳让你来找我,就是为了治好你。”

 

阿尧一头雾水,灵魂?执念?这些东西对唯物主义下长大的她来说,太不可思议了,之前都以为是假的。

 

“怎么治?”她问道。

 

“让你前生的执念回到灵魂本体。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今天晚上我们去一趟防空洞,让你的执念回到你的身体。到时你先在洞口等我,我叫你进来的时候再进来。”

 

很显然,阿尧并没有在听自己说话,崔爷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我前生的执念是什么?为什么会产生?”

 

“这得晚上去了才知道,好好准备吧。”可能是担心阿尧想不明白,崔爷说完就坐在她的不远处。

 

5

 

晚上十点零五分,阿尧和崔爷到达防空洞门口,然后崔爷独自进去。虽然阿尧也很想一块跟进去,但是之前被叮嘱无数次要听话,她也只好留在原地。

 

不一会儿里面便传来了说话的声音,那是崔爷在说话,似乎有什么“灵魂完整”“已经实现”之类的话。不过没过两分钟,说话便被打斗声替代,似乎双方没谈妥。阿尧迫切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想知道自己前生的执念是什么,所以她抬腿就冲进去。

 

眼睛适应了黑暗,阿尧看到崔爷正和绿军装的影子战作一团。看到阿尧进来,双方明显都一愣,很默契地远离了战场。

 

淡影看了看阿尧,又看向崔爷,眼神里满是疑问。

 

“她就是你的今世,难道你上次没发现吗?我们不是已经谈妥,你回到她的灵魂,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你骗人!瑶瑶已经死了,死在为红军表演的路上!你别找个像我的人就说是我今世!”虽然淡影无法说话,但阿尧还是感知到了她表达的意思。

 

“瑶瑶就是你前生的名字。”崔爷解释说。

 

“我希望红军哥哥能够打胜仗,我希望能够赶走日本鬼子,我希望能够有个朗朗新中国!我要为红军哥哥歌唱,我要为他们跳舞,他们是我的英雄!”

 

淡影满脸的憧憬与希望,像是在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现在这些都实现了呀。。。你还不知道吗?”阿尧忍不住地说。

 

“我出不去,我一直在这里,一直出不去。”

 

“你可以帮她看。”崔爷在一旁指导,“把你们的手合起来。”崔爷双手十指交叉,给阿尧和淡影做示范。

 

阿尧和淡影按照崔爷的方法将手合在一起,只见他双手结印,点向一人一鬼的额头。

 

“这就是中国?!!!”淡影的声音有些兴奋,“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模样!无憾了!!!”

 

6

 

阿尧和崔爷走出防空洞,看他不断按揉胳膊肘,挖苦说:“连我的前生执念都打不过,还好意思是个男人。”

 

“这不是之前受伤了嘛,要不然何必这么麻烦。”崔爷甩甩胳膊,走到前面去。

本文来源 http://www.shoujigushi.com/qingchun/49391.html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43349/

上一篇:方向 下一篇:傅恒别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