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如此,但愿彼此安好

爱情如此,但愿彼此安好

时间:2018年12月01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本文《爱情如此,但愿彼此安好》

看了看手表,已是过了下班的时间了。

 

我拿起提包,正要走出办公室,手机便响了。我打开看看,是一条提醒信息:“答案茶”——这是我在数日前设置的备忘信息。我才想起,我和她约好了晚上相约在答案茶店。

 

已经好久不见她了——我的初恋女友。

 

还记得,认识她的时候,是小学一年级,她是我的同桌,可爱,开朗,笑容亲切,惹人喜爱。曾一度怕生的我,竟对她一见如故,没过多久便和她相处无碍了。

 

我自小被长辈们娇宠着养大,难免有些少爷脾气,但是她待我,倒是非常随顺我的性子。上学时,她时常会带我些零食——这是家里极少让我碰的东西,因为多吃无益;放学以后,她会带我走乡间小路——那是家人不允许我走的地方,因为不安全。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跟着她去做,但我知道,那些家人不让我做的事情,我虽然表面上顺从,但内心却格外好奇和向往。于是,她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我做那些事情的借口。每当家人说起我做了犯禁的事情时,我便反驳,女孩都能做的事情,为何我堂堂男子汉不可以?

 

我很羡慕她,可以随心所欲,没有家里诸多的约束,我想这是她开朗的原因。而我,在明媚的笑脸下,总藏着心有不甘的忧伤。

 

不仅如此,她画画也很不错,这对于喜欢看漫画和画漫画的我来说,更显得与众不同。我们经常在课外一起切磋画画的技法。

 

相处弥久,便感觉她就是我生命里自然而然的一部分。那时曾经天真地认为,我和她可以一起上小学,中学,大学,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然而,四年级时因为教师编制的问题,我们被迫分班,我和她被分开了。我因此嚎啕大哭,老师们以为我不适应新班,给我多加照顾,可事实上,我以为我会再也见不到她了。

 

不过,我后来才意识到,只是我多虑了。我们下课以后,还能再见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她接近我的时候,我内心会莫名地悸动,而且特别在意她和其他男生一起玩。

 

最后,在六年级时,我终于忍不住了,但又羞于开口表达,我在小纸条上写着“你喜欢谁?”,放在她桌上。

 

我顿觉满脸火热,看着她打开纸条的时候,我心跳几近失控。

 

她转过头严肃地看着我,几秒后脸带笑容地用食指指向我。那一刻,我感觉通体沸腾,激动得热泪盈眶,差点就大声欢呼出来。

 

就这样,我们明白了彼此的心意,便比以往更加亲密相待。在我的一个生日里,她亲手画了一幅漫画送给我,令我珍爱不已。那时候,我似乎轻触到爱情这东西——爱情,就是把她的手,牵在我手上,就像拥有了全世界。谁说小学生不可能有爱情?谁说小学生不懂爱情?我是确信自己找到爱情了。

 

但是,我们不能让学校知道,不能让家长知道,这都注定了我们得不到任何人的祝福,唯有同学们的起哄和嘲笑,在这种无法公开恋情的环境之下,天然的演技成了我们相恋最后的结果。

 

初中毕业前夕,大家都为各自的前程打算,发奋用功。当然,我也不能幸免地成为其中的一员。曾经欢乐过的时光,在现实面前变得可笑和幼稚。我害怕离别,我担心再也见不到她,于是变得非常多疑和敏感。

 

一天课后,因为我没有兑现向她承诺过的事,她当着班里众多同学的面,高喊我最讨厌的花名,我便大怒起来,扬起手掌扇了她一个耳光。要是别人喊,我无所谓,可我无法接受我喜欢的人,竟这样中伤我,让我在众人面前颜面和尊严扫地。

 

究竟是尊严重要,还是爱情重要,我那时候真无法辨别,但事后却悔不当初,我伤害了她,也伤害了自己。自此以后,我们之间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直到毕业当天,她走到我面前,交给我一封信便道别了。回家打开信,她告诉我,她依然还喜欢我,但不再是以前那种喜欢了,并会祝福我一切安好。

 

我把信纸抱在胸前,仿佛把她抱在怀里一样,看着窗外和煦的阳光,眼泪滑落下我的脸颊。其实,爱情,是不管彼此能否在一起,依然会盼望对方能得到幸福。

 

毕业之后,我们各自选择了不一样的路,我考到了重点高中,她去了中专。即便如此,我们仍偶有互通信函,诉说彼此的近况,分享身边发生过的人和事。每逢好友看见我写信,就会调侃我:你又写小说了。是的,每次写信,我都写好几页信纸,没法想象自己竟这么能写。而她,也是一样,每次我看信时,就像在看小说,先是因为收信而欣喜,而后便失落,因为看完以后,要再等一两周甚至一个月才收到回信。我常常在信中附上我新画的一些草稿,而她好像没再和我交流过画技了。

 

大学以后,我工作了,彼此的通信也随之终止了。虽曾见过,但也没怎么深入地聊过。而这次相约,应该会是多年以来最能互诉衷肠的一次了。

 

那家称为“答案茶”的店,我比她先到一步。

 

我面对着门口静候着,想象着她随时即将出现的各种装扮。直到她推门而入,一身白色素洁的装扮,倒是符合她一贯随和的个性,她走到我的桌子前坐下。

 

“你保养得真好!”我对着她说。

 

“嗯嗯,女人啊,当然要对自己好一点。”她的笑容没有变。

 

我们点了饮品,边喝边聊,大至政治经济,小至保养护肤,多年未见的我们,竟聊得如此自然。

 

我已婚,而她一直未婚,还告诉我她如何逃过母亲逼婚的事情。她说,她只要自由,别的可以不管。我便笑她一如既往,无拘无束,可以笑傲江湖了。

 

当聊起画画的事,我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放在她面前:“你猜猜这是什么。”

 

她好奇地翻看着信封,“这信封看上去,已经有好些年的历史了。”

 

我点头,并示意她拆开来。

 

她打开信封,从里边拿出一张折叠好的纸,翻开定眼一看,露出了柔和的笑脸,“保存得真好!”

 

“是的,这是你当年送给我的画作。”

 

“谢谢你。”她低下了头。

 

“有空的时候,你还有画画吗?”我问她。

 

“我知道你有,不过,我已经很久没画了。”她淡淡一笑。

 

“为什么?”

 

“有些事情,只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做。”她眼里似有闪烁的泪光。

 

“我懂了。”我躲开了她的目光,拿起饮品喝就一口,“谢谢你!”我内心涌起一股带着酸涩的暖意。

 

再聊了若干时刻,我看时候不早便送她出门,她说:“不用再送了,我知道路,谢谢你,晚安!”

 

“好的,晚安,有机会再聚!”我笑着目送她离开。再回头看看店名“答案茶”。

 

茶已经喝完了,可不知道这说的答案指的是什么。其实,爱情,也是心甘情愿地为了对方做一些事情,不管喜欢不喜欢,习惯不习惯。

 

遥看深邃的夜空,也许我们活了几十年,也不知道自己曾经做过的到底是对是错。那些所谓的爱情,我们曾疯狂过,也曾迷茫过,不管爱情的寿命有多长,影响有多远,只求问心无愧,执着不见得是幸福,放下便是自在,但愿彼此一生安好。

本文来源 http://www.shoujigushi.com/shiqing/50053.html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43546/

上一篇: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