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你,晚点也没关系

只要是你,晚点也没关系

时间:2018年12月01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本文《只要是你,晚点也没关系》

“我对你付出的青春 这么多年/换来了一句谢谢你的成全/成全了你的潇洒与冒险/成全了我的碧海蓝天”

 

尾音颤颤 终究是哽咽。

 

结束的那个瞬间,扔掉了手上的话筒,冲出了烟雾缭乱的包厢。

 

冬天的夜,总是伴随着刺骨的寒冷。

 

她蹲在某会所天台的墙角,哆嗦着抽着烟。

 

边抽边流泪还不停地骂着某个人。

 

风很大,思绪很乱。这是她和他分手的第二个星期里的星期三。

 

序///

 

两个星期前,他和她说“我们分手吧,我喜欢别人了。”

 

她那时呆了,真的呆在了原地。目光直直的看向他,甚至还有些不相信,笑着说“牧语,你开玩笑呢吧。”还去翻看桌子上的日历,只是手指在颤抖连带着语气也开始变得微弱“牧语,今天不是愚人节呀。”

 

“花浮生。”他叫她全名。

 

“嗯?”她抬眼看他,清澈的双眸里积攒着晶莹的泪。

 

他看着她的眼角滑落的眼泪,心里终究还是怀着这么多年的情谊。伸出手,想去帮她擦掉。

 

却被她躲开了,手。就那么停在了半空里。

 

愣怔半响,她似乎接受了现实,看起来有些平静。

 

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然后,端着水,问:“是谁?”

 

他诚实回答:“同事的妹妹。素以。”

 

“素以”,她重复了一遍。

 

在脑海里搜索,哦,记得了。“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眼光真好。”

 

他看了她一眼,似乎在怀疑她的话的真实性。

 

“呵,看我干嘛。你可以走了。”

 

“浮生,是我对不住你,以后你有困难就来找我,我会帮你的。”

 

“不用了。反正,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她推开门,然后站在门边上。

 

说了句:“请。”

 

态度高冷到不近人情。

 

他看了她两眼,还是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张卡,放在了铺着素净棉布的桌子上。

 

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停留了两秒。说:“密码是你生日。谢谢你这些年一直在我身边。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

 

“呵~我知道,没有我你自己也可以过得很好。”有些苦笑,然后还是离开了。没有回头。

 

没有回头,自然没有看见她强撑着的脸上,不停的无声流泪。

 

在他消失在转角的时候,终是没忍住,蹲在地上,脸埋在胳膊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她埋怨自己,“为什么连句挽留都不愿说。”

 

也气愤,“都出轨了,挽留有什么用。”

 

章 · 壹///

 

送去寒冷的冬迎来温暖的春。四季轮转,不过一般光景。

 

这是个有着大太阳的日子。阳光的温度,在衣服上留存。

 

她收下院子里的衣物,放在篮筐里,拿进房间。

 

在转身的时候,有人喊她:“浮生。”

 

“嗯?”她转身。

 

“有你的信。”

 

“哦。” 笑着从那人手里接过。

 

“这次,又是谁?”他好奇。

 

“我看看啊。”她放下手里的篮筐,然后撕开信封,她抽出来一看,是朋友的结婚请帖。

 

看着他们的合影,弯了嘴角。

 

“浮生浮生,你在笑什么呀?”

 

“我大学的朋友要结婚了。”

 

“哦。结婚啊。那你是不是要去啊?”

 

“嗯。我要回去一趟了。”

 

“那你要去多久啊?”有些急切的问。

 

“大概一个礼拜吧。”浮生想了想,回答。

 

“那我怎么办?”

 

“你,你好好上学啊。”

 

“啊,”嘟囔着什么。

 

“早点回去吧,你妈会担心的。”

 

“哦,那你记得早点回来哦。”

 

“嗯。”

 

章 · 贰///

 

请帖被放在桌子上,艳丽的红色浅色的桌布还有映衬着瓶子里早春的樱。

 

转身,去忙着折叠衣服。

 

准备午食。

 

洗完餐具后,才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翻阅前两日朋友寄来的明信片。

 

去了平遥。

 

真羡慕,他这般恣意。

 

只是同寄的信里,藏着无尽的黑色。与阳光的笑容截然不同,白色信纸上笔迹杂乱。可见,心境不佳。

 

轻不可微的叹息,然后随手抽出一张纸张,思索一番提笔。

 

言简意赅。

 

随手附上前两日的干花,沾了胶水,贴在素色信笺上。

 

然后,买水果的路上顺便寄了出去。

 

路上遇到相识的人,一两句交谈。

 

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安静,很安静。

 

章 · 叁///

 

两日后,回到F市。

 

城市里,烟火气息甚浓。

 

特别是午夜,街头的食物味道。散发着浓郁的香气,也充斥着地沟油的味道。

 

浮生回到之前的住所。

 

白色布料套着家具,整理起来也需要费些时间。

 

却还是扎起了头发,然后开始动手。

 

这一动。竟是到了凌晨。

 

看着窗外透出微微泛蓝的光,她擦了擦额角的汗,算了,也就住两天而已。

 

洗了个澡,躺进新换的被套里,沉沉睡去。

 

这一觉,也是睡到了被电话吵醒。

 

她睁开眼睛,伸手去拿床头的手机。

 

来电显示,陌生号码。挂断。继续打。挂断。连续反复三次。才接了。

 

“你好。”

 

“喂,是我的小花儿吗?真是厉害了,敢挂我电话这么多次。”

 

听到熟悉的声音,浮生笑了。“二姐。你换号码了?”

 

“嗯。话说,我回F市了。小五不是要结婚了嘛。”

 

“嗯。”

 

“话说。你在哪啊、见一面呗。许久不见,怪想你的”

 

“好啊。”

 

“那行,就今天吧。我来接你,你在哪?”

 

“嗯,我还在睡觉呢。”

 

“睡觉,你竟然辜负这样的大好阳光,好啦、给你10分钟马上收拾好自己。”

 

“不急不急。”

 

“微信地址发我。等我来接你。”

 

“好吧好吧。那我起床了。”

 

“去吧去吧。”

 

起床。开始洗漱。热气蒸腾,雾气蒙蒙。

 

她擦头发的时候,擦了镜子。看着镜子里自己,看起来有些开心。

 

许久没回来了,能见到大学室友,自然开心。还是二姐。

 

仔细吹干了长发。

 

从衣柜里挑出了一件杏色的及膝长裙,配了件米白色毛衣外套。

 

坐在镜子前,补了个唇色。素颜习惯了,只是还是想画口红,提升气色。

 

一双白色帆布鞋,一个白色干净的布包,然后出门。

 

二姐的车已经等在了楼下。

 

蓝色的奔驰。

 

“幺儿。”

 

“二姐。”

 

“啧啧。”二姐看见她,就不住的咂舌。“气质是越来越好啊。”

 

“呵呵,别开玩笑了。”

 

“上车,带你去玩。”

 

“嗯。这次,都来吗?”

 

“还不知道。小五应该再努力集齐吧”

 

“嗯。大姐和四儿不大联系了。”

 

“嗯。大姐毕竟孩子都有了,忙着呢。四儿应该忙着拼搏事业吧。”

 

“感觉都好厉害呀。”

 

“你呢?你这几年去哪了?听说你回山里了。”

 

“山里也不是,只是是比较偏僻些。安静得很,适合写字。”

 

“嗯,也是。”

 

“对了,什么时候也喝你和牧语的结婚酒啊?”说完,还朝她眨眼。

 

她没有马上接话。

 

“嗯?怎么了?”二姐不解,问。

 

“没事,早八百年前就分了。”淡淡语气。

 

“什么,”许是太惊讶,差点闯红灯。

 

停下来,皱着眉问“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就是不喜欢了而已。”说完,转头看向了窗外。

 

“可是,你们明明那么好。在一起那么多年了啊。”

 

“呵,都不重要了。”

 

看她这般模样,二姐有些心疼,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说:“你是不是一句挽留也没有?”

 

“嗯?”她回头,然后问“你怎么知道?”

 

“哈哈,我就知道。”边说边踩了油门,向前快速驶去。

 

章 · 肆///

 

在一家独立小院前停下车。

 

“下车吧。”

 

“嗯。”

 

“这是哪?”

 

“嗯。我朋友的店。”

 

“和我聊聊吧。”

 

“什么?”

 

“这些年。”

 

许是二姐太过于温柔,也过于洞察。让她有些想要泪流。

 

“傻浮生,进去吧。”

 

推开门,四下无人。

 

只有柜台上,有着一只花色艳丽的鹦鹉。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梦溪,来客人了。梦溪,客人来了。”

 

“谁啊?”

 

“我,老朋友。”

 

“哦,自己动手吧。我忙着那。”

 

“好的,你忙你忙。”

 

“二姐,那人呢?”

 

“在房间里。”

 

“够开放的呀?”

 

“哈哈,走吧。”

 

在柜台下面取了杯子,又去厨房翻出来一些吃食。

 

上了阁楼。

 

弯腰拾级而上,却发现楼上别有洞天。

 

小半墙的书,杂乱无章丢在地板上的靠枕和一些画稿。

 

收拾了一处,在矮桌上放下食物。

 

盘腿坐在桌子旁,看着二姐,动手拆包装纸开酒瓶。

 

连酒瓶盖子都扔的那么准。

 

“哪个是垃圾桶?”她环顾了一圈,没发现。

 

“喏,那个。”下巴示意了一个地方。

 

“好吧。好丑。”

 

“喝吗?”

 

“嗯。”

 

晶莹的酒倒入米白色的小酒杯里,在灯光下闪着透亮的光。

 

“来。干了。”

 

“好。”

 

喝酒气势豪迈万分,这是毕业后的第一次重聚。

 

两人相视而笑,然后大笑。

 

“你...”

 

“你...”

 

一起开口。

 

“是不是想起以前了。”

 

“嗯。”

 

“自从被你发现后,就两个人一起老是在天台月夜下喝酒。”

 

“对啊,刚开始你还不让我和你一起呢。”

 

“哈哈 不是怕带坏你吗。”

 

“哈哈 还是被你带坏了。”

 

“嗯 也是有些想念那些时候。一起畅谈人生,恣意妄为的时候。”

 

“嗯。”

 

“我们来说说你和牧语吧。”

 

“没什么好说的。”

 

“好吧。 对了,我问你。你跟他在一起这么久,分开就真的连一句挽留的话都说不出来?”

 

“嗯,话在嘴边,就是熬着不说。他说他喜欢别人了,我觉得恶心。”

 

“哈哈 精神洁癖这么严重?!”

 

“嗯啊。”

 

“好吧,来,喝酒。”

 

浮生看二姐,问“你是不是要和我说什么?”

 

只见二姐,呵呵干笑了两声。“还是被你发现了。”

 

“怎么了?”

 

似乎有些害羞又有些气恼,然后说“我睡了个孩子。”

 

“啊,这么重口味。”浮生表示惊讶。

 

“不是不是,只是比我们小。也不是孩子。”连忙解释。

 

“哦,吓死我了。睡了他然后呢?”

 

哎,“要我负责。”

本文来源 http://www.shoujigushi.com/shiqing/50149.html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43556/

上一篇:投你以木瓜,报我以琼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