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先生

丁先生

时间:2018年12月01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本文《丁先生》
丁先生是我安检工作中一朵奇葩的队友。
 
丁先生长得矮小,脸瘦,倒三角的脸上有一个鼻梁快突出到天上的鹰钩鼻,说起话来总喜欢咧起嘴。上班的时候爱做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或笑骂领导,或岗位睡觉。自身是56岁的高龄却毫不自觉,趁他人睡觉的时候还会捉弄他人,把水房接来的自来水一点点的倒在别人的裤裆上,事后却打着笑哈哈说“我跟你闹着玩的”这样的混账话。
 
丁先生是临时补进来的兼职,领着10块不到的小时工资在岗位上活跃着。丁先生初进时自称曾在珠江路站做过安检员,为了检验他的话语真假,我和翠姐分别将十几样违禁物品放进了储物筐依次过安检机。为了降低难度,我甚至放了一把已经上膛的95式手枪进去。不幸的是,丁先生连屏幕上的真枪都没有看出来,他唯一看出来的是一把用白布包裹好的匕首,即使如此丁先生对匕首的定义却是一句“我家孙子玩的玩具小刀”令在场的我和翠姐汗颜无比。
 
很明显,丁先生关于他的安检经历撒谎了。翠姐安排丁先生站引导岗,累的时候可以让他站处置岗休息,至于值机岗这个座位则是想都别想了。自然,丁先生认为翠姐是针对他,在上班的第一天就与翠姐本人发生了严重争吵,最后在正好路过视察的队长劝慰下双方总算是平息了战争。
 
但是翠姐并不想因此放过刚刚“入职”的丁先生,而丁先生也不想示弱。为了缓和双方的矛盾,其他的安检组员劝说丁先生离开了翠姐负责的安检机,“眼不见为净。”抱着这样和稀泥想法的我接收了丁先生,并告诫他切勿再与翠姐本人发生任何争论。
 
“否则,你会死得很惨。”我紧盯着丁先生的小眼睛一字一句说道。
 
丁先生没有将我的话听进去,刚冷静下来站在岗上的他又激动的挥舞手中的橡胶棍,怒骂道“那头肥猪,真以为我丁XX会怕他,我迟早要让她下台!滚蛋!”说完,丁先生还不解恨的向翠姐值机的方向啐了一口唾沫,拿着橡胶辊在周围乘客惊奇的目光中玩了起来。
 
“奇葩。”我默默的吐槽道。
 
还好,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丁先生没有和翠姐再度发生争吵,只不过丁先生似乎根本不知道安检工作为何物。乘客携带的小猫,丁先生看都不看就让乘客进去,顺手还撸了一手猫毛,害得我发现后急忙跑进站跟乘客解释让其换乘其他的交通工具。乘客是一位年轻的女大学生,她紧紧抱着胸前的猫撅着嘴一脸无辜道“是你们工作人员让我进来的啊。”并用手指了指正趴在橡胶辊上呼呼大睡的丁先生。
 
“不好意思!他还是新人,请您原谅他的无知!”我一脸尴尬的向乘客鞠躬致歉,并再度向其宣明了地铁日常规定。
 
“好吧。”
 
带猫的女大学生不是多难缠的乘客,她顺从的在我指引下到票亭办理了出站手续。而刚才扒在棍子上打盹的丁先生似乎正好睡醒,看见忙前忙后满头大汗的我,还笑呵呵的把手中的橡胶辊扔到了一边向我挥手致意。
 
“操X妈你连猫都放进去?不知道地铁不允许带猫狗进站吗?你真的是之前干过的?”忍不可忍的我向丁先生爆了粗口。
 
“我之前就是这么干的啊。”
 
“你一直让带猫带狗的乘客过安检进站?”
 
“对啊。”丁先生理直气壮地告诉我。
 
我无语了,不光是对丁先生那神奇的大脑回路,而眼前的丁先生正摇头晃脑着斜视每一个进站的乘客,丝毫不对刚才的行为感到愧疚。相反,他觉得自己的工作态度可是好的不得了,丁先生笑了笑,又开始低头把玩着手中的棍子,对前来进站的乘客熟视无睹。
 
丁先生在我心中此时已不仅仅是一个“奇葩”的存在了。
 
接下来的几天,丁先生上班开始做出更出格的事情,比如将孩子手上的气球当着孩子面用针扎破(气球他倒知道不允许带进站),又或是将收缴来的气球悬挂在橡胶辊上,再不济就是打打瞌睡发发呆,没事往地上吐口痰...而丁先生则认为安检工作本来就是这样的,“不就是检查乘客包吗,我也会!”丁先生甚至试图在我休息时候蒙骗新来的兼职人员,抢占值机岗值机。
 
翠姐和我都非常头疼丁先生在站内的存在,翠姐每次提到丁先生必定是“他祖宗八代被挖祖坟了。”等一连串的恶言恶语,而我想着只是让丁先生趁早滚蛋。“这个老脸不要的秃比,还想做组长,做他娘的黄粱美梦去。”翠姐对丁先生的忍耐度也接近为0了。
 
丁先生对我们全体员工的愤怒却不以为然,直到发生本文发生的事情,丁先生为了恶作剧撒在了一名新来同事的裤子上。那名安检同事年纪轻轻,又刚从学校毕业,对丁先生的恶作剧行为拘谨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丁先生则以为抓到了一个软蛋,更加放肆的说道
 
“我这是帮你洗裤子呢。”
 
“哦,没事,没事...”
 
小伙子明显不想得罪这里的“老”员工们,尽管眼中满是受欺负后的泪花,可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无法直接去劝阻丁先生的。除了翠姐,那个猛虎般的女人能跟丁先生这样的怪胎一战,翠姐甚至在丁先生离职后为了报复还扇过丁先生一巴掌。当然,这是后话。
 
事实上,丁先生的安检仕途也差不多走到了尽头。在丁先生来后的一个月里,丁先生已经给我们负责的地铁站惹出了不少麻烦,无论是车站里的乘客还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对丁先生的存在都感到厌烦至极。有女性乘客投诉丁先生上班安检时会不怀好意触碰其身上的敏感部位,苦于丁先生站的岗位上没有摄像机拍照,否则我们早就将丁先生扭送至公安机关了。
 
于是考核单下来了,虽然乘客投诉并没有视频证据支持,但翠姐用金钱买通了在岗的值站让其写了一份车站方面的建议书。建议书的内容全部都是针对丁先生的,条条列举了丁先生在上班时各种玩忽职守的行为,车站值站亲笔所写的建议书很快通过工长的手传送到了安检公司高层,而那张有着公司经理签名的考核单也迅速被送到了丁先生的手上,尽管丁先生收到考核单后口口声声说这是那个“翠肥猪”针对他的行为。
 
为此,丁先生又跟翠姐又大吵了一架,在车站晚高峰的时候丁先生用对讲机在公共频道和翠姐互相用“婊子”、“贱逼”等粗鄙词汇问候着双方的父母。丁先生是先起来挑事的,他趁着人流高峰顺利偷走了摆在案台上对讲机,并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对讲机大骂道
 
“X翠,操X妈!”
 
“肥猪翠,你X死了!”
 
...
 
翠姐震惊了,车控室震惊了,我们也震惊了。
 
等到翠姐反应过来的时候,丁先生已经在对讲机骂了数十句以上的脏话,每句脏话又必定是对翠姐本人进行攻击。车控室里的行值和站长则无聊到投票猜拳丁先生和翠姐究竟哪方会赢,而翠姐本人瞬间被丁先生的脏话点燃,不顾自己在岗位上的形象,拿起对讲机就是跟丁先生对骂了起来,在场的乘客无一不用惊奇的眼光扫视着翠姐和另一台机子上的丁先生。所幸,骂战很快被赶来的闻讯赶来的领导们制止,为了平息丁先生和翠姐的纠纷,带班班长当着丁先生的面撕掉了由经理开的考核单。
 
“丁XX,我已经撕掉了你的考核单,你保证不会和翠X本人不会再发生了任何的争吵了吧。”劝解了足足半小时矛盾的带班班长一脸疲惫的问道。
 
“不会的!领导!”
 
“好。”
 
带班班长用眼神暗示了一下翠姐和我,意思是暂时不要与丁先生发生任何接触了。“让他随便去吧,经理这几天在外地,回家肯定给他办理辞退手续。”班长私下底用微信说道。
 
我和翠姐垂头丧气目送着班长离去,看来丁先生是短时间不会离去了,而丁先生的罚单“转嫁”到了翠姐的工资单上。“损坏公司形象,不注意言辞。”带班班长在翠姐的工资卡上扣了200作为惩罚。
 
原以为,丁先生就跟臭狗屎一样清除后。在第二天上午,丁先生在工作群里又不知搭错了哪根筋,嘲笑公司下午前来视察的部门经理长得像坨猪一样,还开着不合时宜的玩笑称“哪个男人喜欢X她?”
 
部门经理是一位接近300斤的女肥婆。碰巧,部门经理的小号就隐藏在工作群里,在群友们短暂的沉默后,手机号跳出一行白字,“XXX已被群主移出本群。”
 
“白痴。”翠姐下班后激动的在屏幕上打了一句脏话发了上去。
 
至此,丁先生被正式开除。尽管在被开除的后几天,丁先生嚷嚷着不公平来到车站找翠姐“讨说话”,所幸从值站到站务都及时的被公司打了招呼,并没有放任丁先生在车站胡来,而是直接呼叫民警把丁先生拉走。反反复复几次,丁先生放弃了去找翠姐理论的想法,我们也成功摆脱了丁先生这个麻烦包裹。
 
后来,我因公司安排被调到了鼓楼,我又一次见到了丁先生。此时的丁先生穿着笔挺的西装,在地铁电梯口附近偷摸着塞给过往乘客几张广告传单,神情满写着慌张和不堪,而丁先生发的传单多数也被乘客扔到了垃圾桶,无人问津。
 
我没有跟丁先生交谈,只是远远的在远处看着丁先生,并把丁先生在地铁偷发小广告的行为报告给了站长。站长很快带着执法人员抓到了正在发广告的丁先生,一阵拉扯和混乱后,丁先生发出了高声倍的尖叫企图阻止执法人员收走广告传单,但终究是无济于事。丁先生发放的广告传单被全数撕毁,而他本人也被地铁警方处以了行政拘留和罚款。
 
而我只是目送着丁先生被戴上了手铐跟着执法人员远远离去,如教科书似的,充满热情面带微笑的对进站的乘客说了一句“您好。”。
本文来源 http://www.shoujigushi.com/shiqing/50145.html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43559/

上一篇:差点成了车轮下冤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