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生

龟生

时间:2019年02月20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本文《龟生》

我叫龟,不知道爹是谁,娘是谁,一睁眼倒是看到一堆兄弟姊妹,它们,也叫龟。

 

天气暖和的时候,我们每天都不停地倒腾着腿,我不知道为啥要这样,反正,别的龟这样,我也这样,天气冷的时候,我们基本上动都懒得动,每天都睡好久好久的觉,不要问我为啥能睡着,反正,就是能睡着。

 

从我出生起,就有个人类在照顾我们,我听别的人类叫他小王。不是我说,小王也太懒了,两天才给换一次水,我们的粑粑都泡得变了质,啧啧,真是芳香扑鼻。

 

小王的生活就像我们不停倒腾的腿一样,单调而无聊,他不是坐在电脑前傻笑,就是拿着手机傻笑,我知道电脑操控着我们的去向,因为只要电脑叮咚一响,就总会有兄弟被捞出去,至于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

 

我有点儿想被捞出去,但也有些害怕被捞出去。

 

终于有一天,小王对我下了手。正是隆冬季节,我把头缩在壳里,都懒得伸出来,然后我就被装到了一个狭小黑暗的箱子里,大概还有个兄弟跟我一样走运,我看不见,只是能感受到有个东西在旁边,硬邦邦的。小王喜滋滋地扯着玻璃胶,我还是没把头伸出去,好吧,我其实应该再看一眼小王那贼迷迷的小眼睛,毕竟,是最后一次了。

 

之后的经历我觉得简直就是一场噩梦,我和那兄弟一直被扔来扔去,箱子外面有时候安静如鸡,有时候吵吵闹闹,我感觉自己一直在飞,终于不动的时候,甚至有点头晕想吐,看来我晕箱啊,真是讨厌,我好久都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嗤的一声,箱子上的透明胶被撕开了,我感觉有了一点亮光,但还是没敢把头伸出来。我听见周围有人类在说话,他们在讨论为什么我和那兄弟动都不动,女人还认真地问男人龟是不是死了。我有点气愤,想伸出头证明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但我的胆子限制了我的冲动。还好那男人理智,他找来一个盆,往里面倒了些水,然后把我俩扔了进去,我听见女人一个劲地在那儿喊,要用温水,温水!

 

随着身体的不断升温,我再也没有了睡意,我想伸出头看看男人和女人,但又不想他们觉得我这么乖,这么听话,于是我憋了一会儿,直到再也憋不住的时候才探出一点点头。啊,我看见了,两颗大脑袋离我是那么地近,差点闪瞎我的龟眼睛。我又往旁边瞅了瞅,我那兄弟还缩着一动不动,我这才看清楚,原来和我一起被捞起来的,是我的小兄弟大傻子。

 

初次见面,男人女人给我留下了不错的第一印象,只是我还不太明白,之后自己和大傻子又将会被送到哪里,我瞅见这俩人的屋子里也有电脑,他们也经常抱着手机傻笑,只不过电脑从来不叮咚,我的心里有些忐忑。

 

经过男人和女人的科普,我知道了自己的大名叫巴西龟,他俩还给我们起了名字,一个叫龟大,一个叫龟二,不知道为啥,明明我比大傻子的个头大,竟然沦落成了龟二。大傻子这两天也开始探出头来,只不过他胆子小得要命,尽管我曾不止一次地跟他说这俩货没有恶意,他还是畏畏缩缩的,唉,我真拿他没办法。

 

我和大傻子一直被放在一个很深的盆子里,我们的旁边,是几条活蹦乱跳的鱼,我经常眼巴巴地望着来回穿梭的鱼,出于本能,我很想吃了他们。有时候男人也会把鱼扔到我们的盆子里,然后女人就会尖叫,啊,不行啦,快捞出去,一会儿把鱼吃了!说实话我很想,但我不敢啊,再说,那女人吵得我心烦。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暖和的季节,我和大傻子开始活跃起来,因为肚子总是饿得咕咕叫,一般来说是男人喂我们,如果是女人喂的话,她就会一粒粒地数,有时候是30颗,有时候是40颗,一边喂,一边傻笑。大傻子那只龟,别看不说话,吃起来可是一个顶俩,他吃得特别快,我好气哦,可就是没有办法,有时候我就拍它的脸,踩他的背,从他嘴里抢食,女人一看我俩打架,就咯咯咯地笑个没完。

 

换水一般是男人换,但他很懒,好几天才换一回,有时候还得女人催着,我想起小王来,以前倒是冤枉他了呢。

 

男人和女人经常拿手机给我拍照,我们有时候就配合着他们,摆出酷酷的pose。我觉得我肯定比大傻子上镜,因为大傻子,是个傻子。

 

后来家里来了一只猫,从他来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猫在来的第二个晚上,就把大傻子叼到了男人给他搭的临时猫窝里,后来大傻子回忆说,他当时简直吓得要死,就一直往里缩啊缩,也不知道猫要和他玩儿还是要吃了他,反正男人赶回来救了他,那天可真是狼藉一片,地上都是水,我和大傻子被吓得不轻,还好男人向着我们,因为他一直说我们是他的,猫是女人的。之后,我们就被搬到了屋子外面。

 

记忆中我们在屋子外面待了很久,每天吃也是在外面,睡也是在外面,我看到过每天的日出和日落,天气也不冷,我和大傻子待得怡然自得,我们一般比屋里的人要起得早,每天都锻炼半个小时了,才看到女人拉开窗户,睡眼惺忪。

 

猫走的那一天,天气已经有些冷了,大傻子和我被搬到了屋子里,然后又来了一只比我们大出很多的龟,大龟跟我们说,他只是暂时住在这儿,既然是暂时的,大家就都好好相处吧。大龟有专门的吃食,闻着很香,我也想尝尝呢,只是男人从来不让我吃,说是怕噎着。冬天的时候,男人和女人给我们装了加热棒,周围一直都很暖和,暖和得我竟然不想睡长长的觉,只是减少了活动量。那天夜里我和大傻子比了比,我的肌肉要比他的强健,哈哈,他不服气地给了我一个白眼,但我就是这么棒呀。

 

不怎么吃东西的日子里,我就观察男人和女人,他们有时候笑,有时候闹,有时候沉默不语,有时候也大发雷霆。但总体而言,也算是和谐。就像我和大傻子一样,虽然他总是和我抢食,但我把他当成我最好的兄弟。哎,说起这个,男人和女人竟然都不知道我和大傻子的性别,他们总是期待我俩能弄出个小龟,唉,无知的人类。

 

大龟走的时候,大约又是春天了,天气开始转暖,我和大傻子的食量比从前更大,男人给我们买了新的粮食,我们好开心。这一年里,我和大傻子都长了不少,还都蜕过皮,我感觉我的背部更加宽阔了,我觉得我要成年了,啊,我就要长大成龟了。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期间,女人又养死了好几条鱼,鱼进了我和大傻子的肚子,我们对这个笨女人真是感恩戴德。

 

男人和女人经常说,以后有了自己的家,把我和大傻子带去,他们还讨论,我和大傻子到底能活多久,听说龟都能活得很久很久,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那么幸运,说实话,我已经习惯了和男人女人相处,能一直在他们身边,是件很美好的事吧。

 

只是我没想到,我的幸运,这么快就用完了。

 

那是晴朗的一天,我在盆子里习惯性地做着蹬腿运动,我早就说过了,我也不知道为啥要蹬腿,我就是想蹬。长大了一圈的我,靠着两条前腿,已经能看到盆子外面的世界了,外面的世界,花花绿绿的,还挺好看。但不知道怎么的,我一下子就头朝下栽了下去,那么快,那么快,快到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掉在了坚硬的地上,摔得好疼啊,我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就一直爬,一直爬,一旦有动静就赶快缩到壳里。

 

然后我被一个小孩捡起来,拿回了家。

 

不知道男人和女人有没有找过我,不知道大傻子怎么样了,我有点想他们。

 

距离栽下来有一段日子了,日子每天都是平平淡淡的,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但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今天我很开心,因为我知道,我的女主人,为我写了一篇文章,名字叫《龟生》。

本文来源 http://www.shoujigushi.com/shiqing/50143.html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43561/

上一篇:我的赌狗朋友老黄 下一篇:江岛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