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岛之花

江岛之花

时间:2019年01月18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本文《江岛之花》

一、看风景的女孩

 

我坐在东京到横滨的电车里,靠窗的位置。

 

午前十一点钟的阳光浸过透明的玻璃窗缓缓地,均匀的洒在脸上,使我感受到日本三月末的温暖春意。

 

电车飞快地前进着,窗外称不上高大的房屋一个接一个的被抛在身后。我虽然是盯着窗外看,但眼神并无焦点,也就不会太过在意那些一成不变的景色。我只想懒懒的把自己的思想放空一些,最好什么都不要想。

 

电车在品川站停下,车门开启。我所在的车厢里,三两位旅客下车,又补充进两三位新的旅客。其中一个年轻女孩子,立马吸引了我的目光。

 

她内里是一袭米黄色的长裙,外面批一件蓝色短款牛仔外套。上车之后缓缓地在车厢内环视一圈后,就一手扶着车门边的扶手,一手抓着身边的黑色小行李箱,站定在关闭上的车门旁边。车厢里还有空位,但她显然没有找地方坐的打算。

 

电车经过缓缓地启动后,又朝着南方疾驰而去。

 

年轻女孩大约二十出头的年纪,精致的五官拼凑成一张美丽的脸蛋。阳光打在她的脸上,让她整个人都泛起了一种温暖的味道。我不由得想,看她要比看车窗外的风景有意思多了。

 

然而在我看她的时候,她却是一直在看风景———从电车发动开后,她的目光就一直盯在车门外,没有动过。

 

我忽然在心里念起了许多年前学过的一首诗: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然后我又有些惆怅起来,我不知道我还能看她几站路的距离,但我知道那个距离不够我把她装饰进我的梦里。

 

我迫使自己从这种莫名的伤感情绪中振作起来,把目光从女孩儿身上挪开,再次投向了窗外。再看也没有用的啦,你又不敢去搭讪,还是看看风景吧!心里的声音这么说。

 

好吧,我认耸。我对心里那个声音表示赞同。

 

电车到达横滨站,我提起旅行包准备下车。横滨站下车的人很多,整个车厢空了七七八八。年轻女孩子也已经下车了。没有回应我在心中默默地告别。

 

出了车门,找好位置,开始等待开往藤泽的湘南线的到来。

 

此行我的目的地是江之岛——位于神奈川县镰仓市的一个著名景点,据说非常漂亮,慕名而来的游客络绎不绝。要去江之岛需要在藤泽乘坐江之电。

 

我抬头看了眼电子揭示板,电车还有五分钟就到。目光放下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我以为已经再也看不到了的年轻女孩,她安静的站在湘南线4号车厢的候车位,栗色的长发随风微微飘动着,好似在跟我打招呼。

 

我心头一热,随即从7号车厢的位置,走到4号车厢的位置,在她身后不远的位置站定。嗅着空气中淡淡的香味儿,我竟生出了一种久违的幸福的感觉。

 

电车如期而至,我跟在她身后上了车。她依然没有找座位的意思,在车门靠左的位置站定。我在车门右侧站好,把旅行包放在脚边,靠着背后的挡板,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车门关闭,电车发动开,超目的地驶去。年轻女孩依旧是盯着车门外,而我正对着她的侧脸,用玩手机掩饰着欣赏她侧脸的目光。我有种感觉,这个女孩一定也是去江之岛的。

 

然后我对此次的江之岛之行生出了无比强烈的憧憬。可是随即我又颓然的想到,怎么跟她说上话是我无法解决的一个难题。我实在不擅长搭讪,这一点在我26年的人生中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证明。所以我没办法大大方方的走到她身边说,嗨姑娘,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大概是一个人倒霉的久了连上帝也会过意不去,于是在我看似平静实则着急不已的时候,一个机会出现了。

 

姑娘伸手从口袋中往外掏手机,随着她的动作,一个黄色的小袋子从她的口袋中被带出,然后缓缓的落在了车厢的地面上。

 

我下意识的把握住了机会,弯腰捡起袋子,看出那是一只御守,大概是从哪个寺庙中求来的。

 

出于礼貌,我并没有仔细看内容,而是很快起身,准备把它递还给它的主人。

 

“不好意思!”我一抬头,就看到她带着歉意的笑,连连道歉。

 

“没关系。”我说着,将手里的御守递过去。

 

她伸出修长而白皙的手指结果,很随意又放回到口袋中,对我再次道谢后又恢复了她望向车门外的姿势。

 

“你也是去江之岛吗?”我装作随意的问道。

 

“嗯,是的呀?您也是吗?”听到我的话,她转头看向我,眼睛里闪动着些许好奇的光。

 

“是的。”我点头道,“我是中国人,是来旅游的。早就听说江之岛很美,一只想来看看。”

 

“你没骗我?日语说的很棒,完全听不出来是外国人!”她似是有些惊奇,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她的反应正在我意料之中,只有让她对我多一些好奇,我们才能有更多的交流。

 

“多谢夸赞。不过我可没有说谎哦,真的是中国人。只不过在大学里学的是日语,所以勉强能说几句。”我笑着解释道,并补充了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我姓李,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我还记得大学一年级时期学过的课文,初次见面的两个人是要互相自我介绍的。如果我所料不差,那么我应该很快就会知道她的名字了。

 

“可以叫我花子,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花子轻笑道,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

 

我略一思索,想好了该怎么再进一步。

 

“花子姑娘。”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比较诚恳一些,“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是什么?”花子问。

 

“一个人游玩是有些寂寞的,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跟花子姑娘结伴游岛吗?”我鼓起勇气说完,想着反正是在国外,就算被拒绝了也不会有别人知道,心里不觉少了很多负担。

 

“好呀。”花子简单却直接的回答,在我听来仿佛是天籁一般的动听。

 

“谢谢你!花子姑娘。”我诚恳万分的道谢。心里满是夙愿得以实现般的幸福。

 

二、平静的游玩

 

电车轻快的在三月的春光中行驶着,车门外映入眼帘的从房屋逐渐变成了山林、树木和大海。

 

我跟刚认识的年轻女孩子各自靠着车门两侧,轻声的聊着一些无意义的话题,像是中国怎么样,对日本的感觉之类的。

 

说实话我不是一个擅长聊天的人,更多时候我扮演的都是一个倾听者的角色。但是这次,我却是千方百计的想出各种话题来,和身边的女孩子保持着言语的互动。

 

耳边是带有日本女孩子独特韵味的软软声音,眼中是阳光与阴影交替中的美丽脸庞,让我玩玩全全的沉醉了。我甚至没有在意她说了些什么。

 

“啊,好美!”

 

花子的惊呼让我清醒过来,我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

 

目之所及是一片广阔的海,在阳光下像是一面金光闪闪的境,海风吹过,又碎成点点的星辰。目光的尽头海天相接,同样是透彻的蓝,因而显得海似是融入了天际。

 

有白云悬于空,云下有海鸟飞过。真的是一幅绝美的画面。

 

“是呢,真的好美!”我诚恳的点头应道。

 

“要到了呢。”花子说,“准备下车了哦。”

 

电车速度渐渐放缓,最终完全停下。和花子一起走出车门,很快就感受到阳光的暖意。

 

是下午3点多了,我抬头看着绿色的站牌上白色的“江ノ島駅”四个大字,心中竟然似乎有些惆怅。

 

我才是第一次到这个地方而已,可是,我竟然已经有点舍不得走了。

 

“李君,这边走哦。”花子的声音响起。

 

我抬头,看到她在我五步远的距离,笑着朝我挥手。

 

“来了!”我笑着说,快步走到她身边,“我们去哪里?”

 

“东浜海水浴场哦。”花子兴高采烈道,“我想去海滩坐一坐。”

 

我点头,跟花子一起并肩走向了江之岛的入口。

 

海岸与海中的江之岛,由一条宽阔的路相连,我们走在这条路上,两侧都是海。

 

走得十多分钟,左手边出现了一个宽阔的海滩,海滩上零星的散落着几个帐篷,帐篷里有坐着的人,也有躺着的人,看起来都很惬意。

 

“到了!”花子说着,便要跳下沙滩。

 

“花子姑娘,等一下。”我喊道。

 

花子回头,睁着疑惑的大眼睛看着我,“怎么了?”

 

“鞋子。”我指了指花子穿着的白色帆布鞋,“鞋子是不是脱掉比较好?踩在沙子里,容易弄脏。”

 

“是哦。”花子笑道,“李君真细心呢。”

 

说着便在台阶上坐下,小心的脱掉了鞋袜,偏着头笑问,“现在可以了吧?”

 

“嗯!”我点头,弯腰把她的鞋子提在左手里,“我帮你拿着,现在可有安心去玩啦。”

 

“李君,谢谢你!”

 

三月的海风迎面吹来,花子的头发一缕缕的向后扬起,露出了她白皙的耳朵。

 

我走在她的右边,看着她专心的在干净的白色沙滩上踩下深一脚浅一脚的脚印,心中生出了一种难以言明的安稳味道。

 

我们很快到了接近海水的地方,花子寻了一个地方坐下,把双脚埋进沙子里,双手抱着膝盖,一半的脸埋进了胳膊里。露在外面的眼睛深深的望向海水的尽头,而那里什么都没有。

 

她的眼神茫然,但却是忽然间写满了忧伤。就像前一秒还是阳光灿烂的晴天,下一秒却忽然布满了阴霾,同样的毫无道理。

 

我把我们的鞋子放在沙滩上,迈步走进了前方的海水。

 

“花子。”

 

“花子。”

 

我喊了两遍,花子才抬起头来,茫然的看着我,“李君喊我吗?”

 

“嗯。海水很舒服哦,不来走走吗?”我笑着问。

 

“害怕。”花子犹豫道,“我怕。”

 

我不知道她怕什么,但今天没有大风浪,而沙滩边的海水也很浅,我觉得很安全。

 

“没事儿的。不用怕呀。”我朝她伸出了手。

 

花子没有动,她眼睛里有挣扎。而我也没有再催促,只是定定的伸着手。

 

终于,花子下定决心般的站起来,走到了我身边,抓住了我的胳膊。

 

浪冲了上来,“呀”花子踉跄着随着浪头向后退了几步,大概是感觉抓我抓的太紧了,忙对我说抱歉。

 

我只是笑着看着她在浅浅的海水中手忙脚乱的样子,跟着她的步伐一起轻快的晃动。

 

“还怕吗?”我轻声问她。

 

“不怕了。”花子抬头看我,嘴角上扬,眉开眼笑道“海水真的好舒服!”

 

“花子要多笑哦。”我说,“笑着的花子姑娘,最好看了。”

 

花子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哪有。”

 

我觉得我的确说错了。

 

害羞脸红的花子才最好看。

 

和花子在浅滩中踩了许久海水,我们重又回到稍稍远离海水的白色沙滩上。

 

我展开手中的地图放在地上,让花子坐下,而我则直接盘腿坐在她身边。

 

大约是海风渐凉,花子双手环抱起自己的双臂,有些轻轻颤抖。

 

“冷了吧?”我问,“要不我们走吧?”

 

“不,不要。”花子肯定的否定我的建议,轻声说:“我还想在这里待一会儿。”

 

“好的。”我笑着点头,然后伸手把花子脚边的沙子拢起来,覆在花子的双脚上。

 

脚下的沙子尚有余温,接触在皮肤上让人觉得舒服。

 

“暖和一点了吗?”我问。

 

“嗯!”花子惊喜的点头,“李君懂得的真多!”

 

“没有啦没有啦。”我轻轻摇头笑道。

 

海风抚动花子的发,夕阳的余晖也渐渐爬上她的脸庞,半空中不时有海鸟低低的回旋而过。

 

我坐在花子身边,真希望时间能够永远的静止在这一刻。

 

可惜时间无法静止,海滩上愈发凉了起来,凉到花子的薄衫似乎已无法抵挡,以至于她的嘴唇以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

 

“不介意的话。”我解下自己的外套递给她。

 

“啊?不用了吧。李君也冷的吧。”花子忙摆手。

 

“果然还是介意的呐。”我假装难过道。

 

“不,不是那样的。”花子着急道,眼中已有亮晶晶的泪花。

 

“知道了。”我把外套披在花子肩头,“逗你的啦,别急呀。”

 

“我们走吧,去岛上吃点东西。”我站起身来,朝花子伸出手。

 

花子顺从的拉着我的手,从沙滩上站起身来,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说:

 

“我也有些饿了呢。”

 

三、岛上的美梦

 

寻了一家餐厅,吃了一碗简单的咖喱饭后我和花子开始继续前进。

 

江岛的最高处有展望台,我们今天的目标是到那里,欣赏一眼周围绝美的海景。

 

上山的路是修整好的专供游人行走的石阶,走起来并不费力。

 

山道左右两侧是商户,出售着琳琅满目的各式各样的商品,有小吃,也有纪念品。

 

花子似是对这些东西都很好奇,会在每家店铺驻足,眼带惊奇的查看里面的商品。

 

我饶有兴致的看她一小口一小口吃着买来的虾米,看她明显觉得不好吃又强忍着咽下去的有趣表情。

 

“不好吃吗?”我问。

 

“李君尝尝看。”花子递过手中装着小虾米的盒子,脸上露出狡猾的笑。

 

我伸手捏过几条小虾米放入口中,是略带些腥咸的味道,确实不太可口。

 

“咱们不吃了。”我笑着把小虾米放入垃圾袋里,提在手中。

 

“嗯!”花子点头,如释重负的吐了吐舌头道。

 

她的样子太可爱,以至于我很想伸手摸摸她的头。可惜我左手提着我们都吃不下的小虾米,右手则拿着还未喝完的饮料。更何况,即便我空着两双手,我也不好意思对一位刚刚认识没多久的姑娘做如此亲昵的动作。

 

所以我只是跟在她身边,慢慢的继续往上走。

 

“エスカー?”花子奇怪的声音响起。

 

“什么?”我问,然后顺着花子的手指看到了她所看到的东西。

 

那似乎是一个通道,旁边的墙上写着:“エスカー。”如果直译的话,就是冰车。

 

“去看看吗?”我笑着征询身边女孩子的意见。

 

“嗯!”花子兴奋的点头。

 

显然,我和花子都对这个“冰车”抱有极大的兴趣,于是我们步伐一致的走向充满未知的冰车。

 

走到通道口,就看到一个自动售票机。我投进四个百元硬币,机器吐给我两张票。我递过一张票给仍在兴奋中的花子,和她一起走入了通道。

 

走入通道后往左边一拐,江之岛的神奇冰车马上就出现在了眼前,我和花子对视一眼,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

 

所谓的冰车,不过就是商场里常见的升降电梯而已。

 

“来吧姑娘,开始我们的冰车之旅。”我笑道。

 

“好的。”花子掩口笑答。

 

就这样,我和花子乘坐“冰车”直通了江之岛最顶端。

 

我们登上了展望台,眼前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天色已暗了下来,如血的夕阳正要缓缓沉入海平线下,只余最后一片红色的光芒铺在海天交接处的海面上,随着波浪的流动而摇曳着。

 

“好美。”花子双手扶着展望台的栏杆上,喃喃道。

 

我看到她被染红的脸,以及她脸上清晰可见的细小绒毛,也发自内心的感叹道“真美!”

 

“很像电影里的画面。”我轻轻开口。

 

“什么电影?”花子转过头,好奇的看着我。

 

“花水木。”我答道。那是我读大学时看过的一部日本纯爱电影,有一段情节是男主女主一起站在海边的灯塔上,夕阳的余晖打在他们脸上,很唯美。

 

“没看过。”花子的脸上写着遗憾。

 

这下轮到我吃惊了,我以为这电影在日本大概会像《匆匆那年》在中国一样,即便评价褒贬不一,也仍然是广为人知的。

 

不过尽管我很不解,我却只是笑了笑,“那以后有机会我们一起去看。”

 

“好!”花子笑着点头,就像一朵真正盛开着起来的鲜花。

 

“不过现在,我们得下去了。”我指了指马上就要沉入海底的太阳,“马上要天黑了。”

 

......

 

我们在岛下找了一家旅馆,要了两个房间,在大厅里互道了晚安后,跟随服务员去往各自的房间。

 

我在房间里洗漱完毕后躺上床,尚且才十点多钟,着实是睡不下,只好靠在床头看书聊以打发时间。只是手中的书还没有翻几页,就听到了叮铃铃的门铃声。

 

约摸可能是酒店的服务员有什么事儿,我未起身,朝门口喊道,“请问是哪一位?”

 

“李君,已经睡下了吗?”出乎意料的是,门外传来的是花子的声音。

 

“花子姑娘,你等一下!”我赶忙起身下床,小跑着过去打开了房门,看到了已然换了一身淡蓝色浴衣的花子。

 

她的脸色微红,随意拢起的栗色长发尚未干透,显见是刚洗了澡没多久的。她站在离我不到半米的距离,整个人身上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我本能的觉得那不是沐浴露或者洗发香波的香味,忍不住地想要深深的呼吸几口。

 

“可以让我先进去吗?”花子的声音,把我从走神的状态中拉了回来。

 

“当然当然,请进!”我把门完全拉开,将花子让进房间。

 

花子径直走到我的床边,在床沿坐了下去,抬头看着我,略微有点害羞的说,“洗了澡,有点睡不着,就想来跟李君说说话,可以吗?”

 

“当然可以,是我的荣幸呀!”我笑着说道,在花子旁边坐下。

 

“呀,李君在看书呢?”花子发现了我放在床边的书,“李君喜欢村上的小说呀?”

 

那本我一直带在身边,已经不知道看过了多少遍的书,正是村上春树最广为中国人所知的《挪威的森林》。

 

“嗯...也谈不上特别喜欢吧,我只读过这一本,没有读过村上先生其他的作品。”我实话实说道。

 

“这样的啊。”花子点点头,又开口问,“李君觉得直子怎么样?”

 

“很美丽的一个姑娘。”我随口答道。

 

“不会觉得挺可怜的吗?”花子好像对我的回答有些不解。

 

“可怜不可怜,不应该由其他人来评判。”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又有些歉意地补充,“我只是这样想,但是没办法解释清楚,抱歉。”

 

“我懂了,李君你不需要道歉的呀。”花子展颜笑道,“事实上,我很喜欢李君的回答呢?”

 

“嗳?为什么?”我有些不解。

 

花子摇摇头,“我只是这样觉得,但是也没办法解释清楚哦。”

 

说完花子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露出了可爱的笑脸,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李君。”花子停下笑,喊道。

 

“嗯?”我奇怪的看着花子,她的两颊似是飞起了两团晚霞,红扑扑的很可爱。

 

“想睡觉,和李君。”花子很是羞涩却很清楚地说了一句我万万没有想到的话。

 

“啊?”我一时愣住了,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不行吗?果然,李君是不喜欢我吗?”花子低下了头,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

 

“不是的,只不过...只不过...”我有些着急,一时间语无伦次起来。

 

“那我们睡觉吧?”花子抬起头看着我,眼睛里有水气氤氲,“想把自己给李君。”

 

“这样的话。”我鼓起勇气道,“花子小姐,虽然可能有些突然,但是,我很喜欢花子小姐,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了。”

 

“啊?”花子张大了嘴巴,“李君,喜欢我?”

 

“嗯!喜欢哦!”我使劲点了点头,“所以,花子小姐,你可以作我的女朋友吗?”

 

“做李君的女朋友?”花子捂住了嘴巴。

 

“嗯!”我肯定的点头。“可以吗,花子小姐?给我个机会,让我照顾你。”

 

我看到花子的眼中闪过的喜悦,以为下一秒钟就能听到花子开心的说她愿意。

 

“不行...没办法...”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回答。

 

花子的眼睛里忽然噙满了悲伤,眼泪一颗一颗的沿着脸颊滚落下去。

 

我不知道她的悲伤从何而来,但是看着她像个无助的孩子般哭泣着,我的心简直都要碎掉了。

 

“花子,对不起,不该跟你说这个。你不愿意就算了,不用勉强的。”我有些难过得说。

 

“不是那样的...”花子哽咽着,随后猛地扑到了我身上,紧紧地抱住我。我犹豫片刻后,伸开手,把花子楼进怀中。

 

隔着薄薄的浴衣,我甚至可以感觉到花子胸前的两团柔软。但是,比起这个,我更加感觉到了很快打湿我胸膛的花子的泪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哭的这么委屈。只能轻轻拍拍她的背。

 

“对不起...坏掉了...已经没办法了。”耳边传来花子抽泣着断断续续的话。

 

“什么坏掉了?”我有些不解。

 

“没什么。”花子抬起头来,轻轻摇了摇头,“不能做李君的女朋友.....对不起。”

 

“花子又没有做错什么,不用道歉。”我忍着难过说。

 

看来花子不是喜欢我的呀,可是为什么要说要跟我睡觉呢。我实在是想不太明白,只能归结为一句可能是古往今来对女人评价最为中肯的话:女人心,海底针。

本文来源 http://www.shoujigushi.com/shiqing/50142.html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43562/

上一篇:龟生 下一篇: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