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风而归,江上故人老

踏风而归,江上故人老

时间:2019年01月18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本文《踏风而归,江上故人老》

一年多没见到她,前段时间秋分夜晚,可能因为快中秋,我给她发了四个字。

 

“好久不见”

 

很快,她也回了句,“好久不见”。

 

眼下就是很长的沉寂,没有话题的时间里,谁也不会搭理谁。

 

过后她问了个问题。

 

“我们是好朋友吧?”

 

顿了很久,我说:“是”。

 

那晚后,又没再聊了。

 

九月底,给她讲了个好消息的时候,她发个视频给我,说她又长高了,可以跳起来摸到树叶。我说,好像真的长高了,也留长了头发,披散的时候挺好看的。

 

二零一五年九月的时候,她转来我们班上,与我同组。我和她说:“我们以前见过,隔壁班。”她说,她有印象的。

 

初二的年龄里,都有一颗爱颜值的心。她说她爱棒棒糖,于是午休的时候,趁她不在的空隙里,放了两颗很大的棒棒糖,后来她问我是谁放的,直到现在我觉得我还是不会和她承认,我猜其实她是知道的。

 

整个初中,喜欢她的人换了又换,她爱的人却一直没有。

 

六月份的时候,面临中考,虽然我早被省重高签走了,不会和其他人一样焦灼,可我知道临着几天就再也看不见她了。

 

后来,我拒绝了所有的合影,唯独和她一起照了一张照片,那照片她一直留着,我也留着。

 

二零一七年的夏天,从浙江回来,给她带了她爱吃的烤鸭,那是第N次从她家门口路过,但却是她第一次出来接我,拿着油腻腻的烤鸭,她挥了挥手,说了句“拜拜”,我没有回她,只是没想到,从那天以后,再也没机会说再见了。

 

也是那年夏天的她去了外市,没多少痕迹。只是有时候在她空间里看见“99”之类的字眼。那时我知道,没早说“再见”可能是人生中的一大遗憾。

 

很久以后,我和她说,我恋爱了,和班花姑娘。

 

不久之后,我又和她说,我分手了,和班花姑娘。

 

有祝福,但没有惋惜,我觉得她生来这样。

 

几年前,我问她,你为什么不叫“沈佳宜”?偏要是“欣”。

 

但觉得“欣”更好听。

 

今年八月下旬的时候,我回叙州,她说她一定要来接我,我说“好”。于是 从八月初开始,一个月的时间,又准备开始一个人的旅行,之后她说,你一定要拍好多照片给我,她很喜欢旅行,如果她去不了,就让我拍照给她。每一次远行都是这样。

 

七月下旬,去北京决赛的时候,她没有送我,我也不知道她在哪。

 

夜晚十一点,华灯初上,北京的夜很美,但觉得太孤寂。

 

她让我好好比赛。八月中旬的时候,结果出来,我没有和她说,因为又是国一,没有太多的悬念。

 

整个八月都在孤独中度过,临走那天,我和她讲,你别来接我了,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她也没有挽留。

 

事实上,我到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那件事后,她也没再和我说话,也没更新动态,没有消息。

 

和她的所有故事现在觉得太少,没有能写的。只是记得,半年前,她和我讲,“你晚上别听民谣了,感觉自己又丧又穷”。那天晚上她和我说了很多话,讲了很多心酸故事,整个夜晚,我都隔着屏幕安慰她,直到她睡着。

 

其实是有再见的。

 

几个月前,坐车回家,不小心瞥见在路旁听歌的她,像是纯白连衣裙。

 

她好像也很爱民谣,李志的《天空之城》,但也终究很难将我们拉到一起。

 

秋分那晚,她安慰了我好久,十月初的那几天,她也一直安慰我,相信以后不会,因为大家都快离开青春了。

 

其实还在追赶,有时候她也会停下来等等我,但终究是追不上的。等一个日子,她来接我,帮我洗去身上的风尘。

 

昨夜梦见她,她回来这个陌生的小镇了,带了一个陌生男人。

 

不过那是梦而已。

 

半年以前,她给我讲她在楼下奶茶店做学徒,学习制作各种口味的奶茶。

 

那一次我问她:“你会草莓味吗?”

 

她说:“会啊!”

 

暑假两个月时间里,店里很忙,每天都会变着花样制作各种口味的奶茶,就在那个时间里,我恰好和班花姑娘分手,她恰好很忙。但每天也依然会把她做的奶茶发给我,总觉得一定很好喝。

 

每天有一段时间里,店里顾客很少,没活的时候,她会给我发消息,但聊两句之后,她就不再说话了。

 

这个夏天的省状元在他们市里,我问她,“你知道吗?”

 

她说,“不知道”

 

昨天夜里的时候,梦见她回来,但她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昨天夜里我也梦见了另一对情侣吵架,天各一方。

 

两年以前,她和我说,她特别喜欢陈翔,喜欢她每一首歌。一直到现在,我也还爱着她给我讲的那首《烟火》。

 

前段时间,找了很多平台,都没有这首歌的版权,快放弃的时候,在网易云找到了,于是花了两块钱买了下来,一直存着,手机,U盘,储存卡,到处都有这首歌。

 

很久以前,我也和她吵架,只是现在不会了,毕竟再没见过她。

 

她知道我玫瑰味的奶茶,只是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做。

 

其实她离我很近,百余公里,但我不会跨过城市去找她,她也不会找我,就当如此生气一样。

 

从没有过一次,我们同坐一辆车,她离我前面不远,风吹乱她头发,隔着眼镜也能看见她的脸,享受风的眷顾。

 

南方小城没有和煦的风,没有温暖的情。

 

记得梦里的那对情侣,女生很爱男生,但男生不爱女生了。

本文来源 http://www.shoujigushi.com/shiqing/50125.html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43565/

上一篇:平凡的悲伤 下一篇:萤火光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