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光微

萤火光微

时间:2019年02月20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本文《萤火光微》

郑小莹说要去看萤火,去有很多很多的萤火虫的地方。

 

沈默问为什么。

 

郑小莹说她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一棵开满了萤火虫的大树,天空很黑,萤火的微光洒满了目力所及的天地。

 

沈默说睡吧,明天还要早起上班。

 

梦想和现实之间的壁障转眼被打破。

 

沈默就是这么一个无趣的人,循规蹈矩,没有幽默感,缺乏浪漫,他最关心的话题永远是能不能按时上下班,晚饭吃什么,谁去接儿子下课……

 

郑小莹对另一半的期待和大多数的女孩子一样,高大帅气、温柔体贴、有钱,可这类型的男人就像国宝大熊猫一样,就算是遇到了也轮不上她郑小莹,灰姑娘的故事只存在于童话里,郑小莹的幻梦也随着青春逐渐流逝。

 

慢慢地,到了奔三的年纪,父母开始催婚了,回家时亲戚也有意无意地提起,她突然明白,不是她等不到要等的人,而是那个人也许在前世错过,也许相约来生。

 

郑小莹和沈默相识是因为相亲,他是她妈妈朋友的侄子,她妈妈说小伙子人好,勤恳踏实,是个会过日子的人,你年纪也不小了,人生大事一天不落实下来我就一天不踏实,晚上都睡不着觉。

 

郑小莹妥协了,不是因为生活,而是因为莫名的责任感,深沉的母爱如同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身上,她不得不妥协,她和沈默见面,约会,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同居,没有轰轰烈烈,没有浪漫经历,没有鲜花,也没有焰火,连求婚都只是两个人一起去珠宝店挑了一对戒指,吃了个便饭,草草结束。

 

有时候连郑小莹自己都难以相信她就这么决定了自己的一生,第二年他们奉子成婚,没有大张旗鼓,叫来亲戚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办了几桌酒席,两家人闹一闹就算完成了人生中最大的仪式。

 

郑小莹没有哭,也没有笑,一个人坐在沈默为她准备的婚房里,孩子已经四个月大,小腹微微隆起,所以没有人闹,甚至仿佛那些喧嚣都与她无关,她就像一个人偶一般随命运摆布。房顶的吊灯被摆成心形,散着五颜六色的光,可笑的,这就是沈默唯一的浪漫。

 

结婚后郑小莹计划去蒙古度蜜月,沈默借着单位加班的幌子在婚礼后第二天就一头扎进公司里,晚上还得意洋洋地炫耀领导夸奖他有上进心。

 

后来,郑小莹终于明白,人生这条路上就不能有妥协,因为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乃至无数次。她接受了沈默的无趣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有时候她觉得她心中的期望就像漂浮在漆黑夜空中的萤火微光,那一闪一闪地光芒只有借着黑夜才能显得凄凉美丽。

 

第二天郑小莹没有提有关萤火的事,沈默早早地上班,最近听说有升职加薪的机会,所以他表现得特别勤快,起得愈发早,回来地愈发迟,两人匆匆见一面,睡同一张床,各自想各自的事,好像连说话都特别少。

 

郑小莹想起童年好友小薇,两人曾在村口的杨树下约定今后的人生都要过得幸福快乐。

 

小薇如今是大城市一家上市公司的人事经理,老公是国内有名地产老板,想起去年两人相聚,郑小莹无处不觉得自己寒酸土气,衣服,包包,项链,耳环,无一不是廉价品,看着小薇全身上下的名牌,郑小莹甚至有些无地自容。

 

“小莹,你说你这些年怎么熬过来的,陪着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你不觉得不甘吗,我要是你,我就和他离婚,我这里还有几个钻石王老五,你离了婚,我可以给你介绍。”

 

小薇的话如同晴天霹雳,她和沈默在一起这么多年,无论怎样不愉快她都不会想到离婚,在她心里结婚是神圣无比的,离婚自然也是。但是小薇的话就像一颗有魔力的种子,在她心里迅速生根发芽,转眼就郁郁葱葱。

 

“他这些年对我很好,何况,我还有孩子。”郑小莹吞吞吐吐。

 

“很好,”小薇不屑地笑,“连女人最基本的物质需求都满足不了那算什么好,小莹,这么多年了,你已经把你最好青春都给了他,他又给了你什么,给了你一个孩子,还是一把锁链?你要知道这么多年了你做得已经够多了,你要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他做一辈子牛马。”

 

小薇的话掷地有声,郑小莹的心里也掀起惊涛骇浪,从那个时候起,她就暗下决心,如果他再给不了她想要的,她就不再将就。

 

郑小莹早上睡到八点多才起,儿子今年初中开始住校,自结婚之后她在沈默父亲安排下当了一份闲差,上三休四,今天正好是休息日,她一个人无所事事,好像连这空荡的房间也惹她生厌,她想起沈默昨晚的冷淡,心中的怨恨早就开花结果。

 

“人要为自己而活。”她在心里默念,此时此刻,她终于下定决心,要和沈默离婚,她要追寻自己的自由,追寻自己的梦想。

 

晚上沈默回家,破天荒地发现灯没有开,他记得郑小莹今天休息,而她又特别怕黑。

 

他打开门,喊了声:“我回来了。”

 

没人应,屋里沉默的黑仿佛吞没人心的凶兽,沈默打开灯,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没有一点烟火气。

 

“你回来了。”郑小莹坐在屋子的一角。

 

“我有话和你说。”两人异口同声。

 

郑小莹突然发现眼前的那个男人有些消瘦,头发也有些斑驳,这些年来,她竟没有仔细看过他。

 

“你先说。”郑小莹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勇气。

 

“来,”沈默急切地拉着郑小莹,他关了灯,从包里拿出一个玻璃瓶,然后像捧着珍宝一样把玻璃瓶向空中洒去。

 

漫天的萤火散发着莹莹微光,沈默紧紧抱着郑小莹,这一刻,她是他的珍宝。

 

郑小莹眼前逐渐模糊,她想起来这些年来为了给她好的生活,他没日没夜的奔忙,为了儿子读书,为了老人颐养天年……

 

眼前的萤火微光慢慢变成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那不就是她一直要找的幸福吗?

 

“你要说什么?”

 

“我爱你。”

 

漆黑的空间里,两个人的声音在幽幽回荡……

本文来源 http://www.shoujigushi.com/shiqing/50124.html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43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