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揉捏着她的奶 两个奶头被吸得受不了

狠狠揉捏着她的奶 两个奶头被吸得受不了

时间:2019年03月14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映入王海柱眼前的,是杨梅曼妙的身躯,她赤着身子站在澡盆里,乌黑如瀑布一般的长发随意披挂在肩上,胸腔两团雪白轻轻的跳动着,这样的场景让王海柱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浑身再次燥热了起来。

杨梅此刻正闭着眼睛嘴巴微张,她忘我的轻抚着自己雪白圆润的……,并不知道王海柱已经站在了门口。

王海柱目不转睛的盯着杨梅,只见她双腿紧紧夹着,甚至能看得到那挂着点点晶莹的凌乱。

她的娇躯也跟着不停的颤抖了起来,漂亮的脸蛋红的像火,眼看就要达到顶峰的时候,只听咔嚓一声,突然之间的闷雷吓得杨梅停止了动作,并睁开了眼睛。

在杨梅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王海柱像是做贼似的仓皇跑掉,结果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正巧觉醒的命脉和地面的一颗小石子来了个亲密接触,这可把王海柱疼的嗷嗷直叫。

杨梅听到王海柱的惨叫声,尽管自己还没有尽兴,也只好先鸣金收兵了。她从澡盆里走出来,水珠顺着峰峦一点点滑落,滑过她诱人的曲线。

等杨梅拿起旁边的碎花长裙穿上以后,快步走出房间,此时王海柱坐在地上捂着裤裆,一副痛苦的表情。

“海柱,你不是在睡觉吗,怎么了这是?”杨梅微微弯下腰问道。

刚刚洗过澡的杨梅,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特别的清香。因为她是弯着腰的,所以王海柱眼睛一瞟,便看到了杨梅裙内的风光,那抹深邃的……。

杨梅看到王海柱的眼神,于是很调皮的抖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满是逗弄的问王海柱好看不。

王海柱见状很是羞愧,他赶紧将目光给移开了,结果看到杨梅两颗水汪汪的大眸子注视着自己,有种说不出来的妩媚,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杨老师,对不起,我不该看你洗澡,我不该偷看你……”

“没关系的海柱,老师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不过,你喜欢老师不,觉得老师身子好看不?”杨梅打断了王海柱的话,春心荡漾的问道。

半晌,王海柱点了点头。

“那老师就满足海柱,让你好好看看。”

王海柱吓了一跳,站起来支支吾吾道:“杨老师,这……”

话还没说完,杨梅的小嫩手就捂住了王海柱的嘴巴,然后拉着他来到房间,让王海柱坐在床边,杨梅站在他面前开始褪去衣服。

见王海柱低着头,杨梅光着身子娇嗔道:“傻海柱,你不是说喜欢老师身子吗,刚才还偷看老师呢,现在老师站在你面前让你看,你怎么还不敢看了?“

被杨梅这么一说,王海柱忽的抬起了头,这一抬头,他的小兄弟也举了起来。杨梅看到王海柱那凸起的玩意儿,她蹲下来问道:“海柱,难受不?“

王海柱点点头,小声回答:“杨老师,涨的难受。“

“那你以前这样的时候,该怎么办?“

面对杨梅的问题,王海柱扭扭捏捏的说道:“那……那也没这时候这么涨。”

“那杨老师帮你,把它弄软好不好?“

王海柱一愣问杨梅:“怎么弄?“

>>>>文本《绝色乡野》 全文在线阅读<<<<

“你坐好不要动。“杨梅说着拉开王海柱的裤子拉链,伸手钻了进去……

王海柱此时很是紧张,他看着杨梅那秀丽的面容就在自己双腿之间,那性感的脖颈细长白嫩,这一幕让王海柱血脉喷张,呼吸瞬间就急促了起来。

杨梅也同样紧张,她真怕自己会承受不住这野蛮的身体。

不过俗话说的好啊,久旷怨妇比母狼更加的凶猛,虽然杨梅并不像那些随便的女人那般无法忍耐,但是毕竟时隔三年再次见到男人的物件,她还真的感觉到自己内心一阵骚动,并且这种骚动不可遏制的迸发了出来……

“咿?杨老师,地上怎么有水?”王海柱好奇的说着,当看到杨梅涨的通红的脸蛋时,心间顿时一颤,含着几分逗弄的意思问杨梅:“杨老师,你不是要帮我吗,为什么越来越难受了?”

杨梅起身,两腿分开坐在王海柱的腿上,双手捧着他的脸温柔的说道:“小海柱是不是还没尝过鲜呢?那杨老师教你,让海柱变成真正的男人好不好?”

王海柱乖巧的点点头,看着杨梅,忍不住探出了手指。

杨梅哼唧了一声,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渴望。

就在王海柱的小兄弟刚沾染到一丝湿润时,忽然一阵敲门声传来,接着就听到清脆的叫喊声:“嫂子快开门,我是乔莲。”

此刻正处在兴奋状态的杨梅,吓得赶紧松了手,然后起身弯腰将裙子捡起,接着迅速穿好。

王海柱有些慌张的问杨梅:“杨老师,现在怎么办?”

“海柱别怕,杨老师这就去把人赶走,等会儿回来继续。”杨梅说着,连忙将小海柱放进了裤衩里,然后拉上裤子拉链,这才来到门边拿着伞走出了房间。

外面狂风呼啸大雨如注,杨梅心里很庆幸,如果今天不是遇到王海柱,她一个人这个时候肯定摘不完荔枝,那荔枝恐怕都要毁掉了。

打开门的杨梅刚要开口说话,对面绑着两个辫子的乔莲先开了腔:“不好意思啊嫂子,刚下工,我还没有吃饭呢,你吃了没?”

杨梅的小姑子乔莲今年二十三岁,到现在还没嫁人,这在农村已经算大龄女青年了。不是乔莲嫁不出去,而是她长得漂亮心气傲眼光很高,加上水月村的男人在三年前的矿难中死了一大半,还有一部分都外出打工去了,剩下的不是老头就是丑八怪,所以至今还是黄花大闺女。

杨梅没回答乔莲的问题,而是直接讲道:“嫂子不用你陪了,你赶紧回家吃饭吧。”

乔莲虽然读书不多,但古灵精怪,见杨梅有些奇怪,便开玩笑道:“嫂子,你不会在屋里藏了男人吧,不然怎么会不需要我陪你呢,你不是最怕雷电天气的吗?”

杨梅知道乔莲是瞎猜的,但还是羞的满脸通红,乔莲见状大叫道:“哎呀嫂子,你屋里真的有男人啊?”

“胡说什么呢,没有的事儿。”杨梅赶紧矢口否认。

乔莲侧了一下`身子,绕过杨梅往屋里跑,一边跑一边笑着说:“有没有男人,我进屋看看不就知道了,就算……”

掀开帘子看到床边坐着的王海柱,乔莲的话戛然而止,当她看到王海柱裆部的异样时,好像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他是我以前的学生,今天刚回来,要不是他帮我摘完荔枝林的荔枝,今年的荔枝恐怕都要毁了。”杨梅快步走过来向乔莲解释道。

杨梅见乔莲一直盯着王海柱的裤裆处,于是拉着她说:“你不是还没吃饭吗,走,跟嫂子去厨房。”

来到厨房,杨梅对乔莲说:“今天嫂子摘荔枝有点累了,你做饭吧。”

乔莲嘿嘿一笑问杨梅:“嫂子,你不会是想男人了,所以才把人家留在家里的吧?是也没关系,我哥都死了好几年了,你也是该找个男人继续生活了,不然自己的地没人种,旱死可怎么办,对吧?”

“死闺女,你懂什么呀,净胡说八道!”杨梅娇嗔的说着,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乔莲的额头。

乔莲撅着嘴说:“我怎么不懂了,不就跟胡萝卜的感觉一样吗?”

杨梅一听,双腿不由自主的夹在了一起,乔莲一看伸手掀起了杨梅的裙子,见杨梅里面没穿,那个地方春水潺潺,于是瞪大了眼眸兴奋的说道:“嫂子,你是不是也偷偷做那事了。”

杨梅赶紧打开乔莲的手,让她好好在厨房做饭,然后走出去来到王海柱跟前,她看着发呆的王海柱问道:“海柱,是不是还难受着呢?”

“没事的杨老师,要不我回家吧?“王海柱起身,有些纠结的说道。

王海柱藏在裆里的混账家伙,现在还没消停下来,因为他满脑子都是杨梅赤条条蹲在他面前的场景,本还想着马上能体会到做男人的乐趣,冷不丁被撞破,没跳脚都算好的了。

杨梅于心不忍,抓过王海柱的手就放在了自己的柔软上,然后对王海柱说:“都是杨老师不好,不要怪我啦,等吃过饭她睡着了,我们还可以继续的。你现在可以抓一抓老师的,当做利息好不好?”

王海柱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把玩起了手中的饱满。

还没捏几下,厨房里发出乔莲的叫喊声:“嫂子啊,擀面杖放在哪里了呀?”

“不就在墙上挂着呢。”

“没看到,要不你过来找找。”

王海柱见状把手抽了出来,他对杨梅说:“你过去吧杨老师,我没关系的。”

杨梅凑过来将身子贴着王海柱,她的香唇吻在了王海柱的脸上,作弄似的王海柱的嘴角留下一条丝线,这才转身去了厨房。

王海柱摸着嘴角,笑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现在痛并快乐着。

等饭做好,仨人坐在一起默不作声的吃完后,杨梅催着乔莲去睡觉,俩人回到床上睡下,王海柱却在厨房的板凳上坐着。

杨梅等了一会儿,小声叫了几声乔莲的名字,乔莲并没睡着,不过她闭着眼睛不吭声。见乔莲没反应,杨梅这才蹑手蹑脚的下了床,然后来到厨房。

王海柱见杨梅过来了,相当开心,杨梅见王海柱在笑,问他:“傻笑什么呢?“

“看到杨老师就开心,杨老师你还会给我看你的身子不?“王海柱问道。

杨梅温柔的笑了笑,将连衣裙脱掉,王海柱见状起身抓着杨梅的柔软,杨梅顿感一阵舒爽,轻哼着朝海柱小腹下摸索了进去……

“海柱,是不是想要了?”杨梅喘着粗气道。

不等对方回应,她就直接蹲了下去,将一张小嘴探了过去。

此刻躲在门旁的乔莲看到王海柱健壮的身体……顿时吃惊不已,虽然没见过男人的身体,不过书本上的描写也能让她脑补出来,然而真真切切的见到,乔莲还是震撼到了。

乔莲一边看着两人刺激的场面,一边伸出手隔着衣服安抚了起来……乔莲觉得这样不过瘾,夹着双腿不由自主的厮磨了起来。

“唔……”杨梅呜咽着,不知是兴奋还是痛苦。

然而王海柱只觉的身在云端,而门外的乔莲干脆将身上衣服也脱掉了,两条白腿在地上岔成了诱人的弧度。

外面的风停了,雨也慢慢变小起来,乔莲却情不自已的发出了哼唧声。

声音愈来愈大,在此时变的异常突兀。杨梅感觉不太对劲儿,鼓着腮帮子扭头一看,俩人四目相对。

杨梅眉头一皱,不知想到了些什么,吐出那沾着口水的狰狞,站起身紧搂住王海柱的头娇喘道:“海柱。”

乔莲毕竟是个雏儿,很快就到达了高峰,起身穿好衣服默不作声的回到了床上,身心的满足让她很快进入了梦乡。

这一刻,王海柱已经等得太久了,他好像知道和杨梅结合之后,就如杨梅所说,会成为真正的男人,于是他站起来急躁的往杨梅那里闯,可结果是越着急越不行。

“海柱你慢点,咱们有的是时间。”杨梅双手搂着王海柱的脖子,嘴巴贴在他的耳朵旁。

王海柱深呼一口气,身体在杨梅身上磨蹭着……,杨梅也扭动着,迎合着王海柱,就在杨梅感觉王海柱就要打开神秘之门时,一阵野蛮的砸门声响了起来。

“哎,该死的王孬!”刚才还一脸享受的杨梅,表情突然变得忧愁起来,她愤愤的嘟囔了一句,然后转过身弯腰捡起衣服穿上,等她再面对王海柱的时候,脸上写满了哀伤。

王海柱成为男人的关键时刻,被这不断的砸门声给破坏了,而且看杨梅的表情,就知道来的人是欺负她的,顿时怒气就升了起来。

“杨老师,你别怕,我去把砸门的人打跑!‘王海柱说着,将自己的衣物给整理好,然后撸起袖子就要出去。

杨梅急忙拦住王海柱道:“别去了海柱,咱们不理他就是了,那人是村长的儿子王孬。村长要承包我家的荔枝林,就给一千块钱的承包费,我不同意,他就让儿子每天晚上来闹,这都闹了个把月了。”

说着杨梅眼泪都下来了,哽咽着继续说:“只是苦了海柱你,没能让你舒服。”

王海柱一把抱住杨梅,动情的说道:“杨老师,我说过了,我会保护你的。”

杨梅顿时像个小女人似的,靠在王海柱宽大的胸膛上抽泣起来,而王海柱学着小时候杨梅是怎么安抚他的,轻轻的抚摸着杨梅的后脑勺。

几分钟后,砸门的声音停了,王海柱感觉可以重新开始了,问杨梅:“杨老师,现在好了,我们继续吧?”

杨梅望着王海柱,很内疚的说道:“杨老师实在是没心情了,要不改天吧,行吗?”

王海柱沉默了片刻,有些失落的点头对杨梅说:“听杨老师的,那我先回家了。”

“嗯。”杨梅伸手摸了摸王海柱的头苦笑道:“不过你那个破房子三年都没人住了,恐怕是住不了人,你嫂子那边倒是有一间空房,不过王秀不在家,怕是不太方便。”

“我王秀妹子呢?“王海柱问道。

“她在县一高上学,每星期回来一次。”杨梅叹了一口气道:“你嫂子真不容易,硬是一个人把王秀这女娃供到了高中,她也是咱们水月村这个年龄段文化最高的了。既然你回来了,没事多帮帮你嫂子,毕竟小时候你是喝她的奶长大的。”

说起王海柱的嫂子田芳芳,那也是个美人坯子,刚上初中就有一堆男生追求,结果被王海柱养父的儿子给强了。田芳芳原本回家告诉父母是想让他们给自己出气,然而她的父母碍于面子,不但没有帮她,反而让田芳芳辍学和强过她的人结了婚。

十六岁还是懵懂无知的年纪,却不清不楚的嫁了人,半年后田芳芳生下一个男孩儿,因为早产孩子出生十天便夭折了。

三天后,还没从失去骨肉的痛苦中走出来,就被丈夫逼着到地里割麦子,结果发现了被遗弃的王海柱,初为人母的田芳芳想起自己离世的孩子,于是将他抱回家喂养。

田芳芳怕丈夫不同意收养这个孩子,这才送到王海柱养父那里,田芳芳每天一有空就偷偷过去给王海柱喂奶。

两年后,田芳芳生下王秀,王海柱这才断了奶。

在王海柱心里,有两个女人对他很重要,一个是杨梅,另一个就是嫂子田芳芳。

三年前,田芳芳丈夫也在矿难中死掉了,可田芳芳依旧坚强的要照顾王海柱,曾说无论如何也要供他和王秀上高中,甚至走出山区,到外面的城市上大学。

可王海柱心疼嫂子,为了减轻田芳芳的压力,他同意了村长推荐他去部队当兵,悄然的离开了水月村,田芳芳知晓后既感动又生气,天天盼着王海柱回来。

带着遗憾王海柱离开了杨梅的家,走的时候杨梅很动情的说:“你想杨老师的时候,就过来坐坐,杨老师今天没让你爽,以后有机会杨老师随时给你。”

王海柱来到生活十多年的家门口,看着找个破落的院子,离开三年的他心里五味杂陈。

这个院子旁边就是王海柱嫂子田芳芳的家,也是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有四间土房。

王海柱看到房顶上的烟囱还冒着烟,大概田芳芳还在做饭,于是走到门口叫道:“嫂子,开门,我是海柱!”

喊了几声,田芳芳这才从屋里走出来,已经三十四岁的田芳芳,看上去一点也不显老,还是那么的年轻漂亮,身材也保持的特别好,虽然那两只丰满没有杨梅的大,但依旧高挺的很是诱惑人。

三年未见面,王海柱心里既紧张又激动,他看到田芳芳打开门后,立刻拉着她的手开心的说:“嫂子,我回来了!”

田芳芳没想到是王海柱,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直接扑到王海柱怀里娇嗔道:“你个死孩子,想死嫂子了知道不,你咋说走就走,这么狠心呢?”

此时田芳芳的峰峦不断的压着王海柱的胸膛,他原本已经恢复平静的心情,这一刺激便再次兴奋起来。

田芳芳忽然感觉到腹部有些异样,她不用想就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晓得此时的王海柱已经是个威猛的大男人了,田芳芳脸一红,轻轻的在王海柱胸口打了一下,娇嗔道:“你这臭小子,看来是长大了。“

王海柱也清楚现在有些尴尬,随即脸瞬间就红透了,他知道对嫂子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可是田芳芳身上散发的诱惑和妩媚,让王海柱难以自持。

田芳芳拉着王海柱进了屋,在田芳芳热情招呼下,他不得不再吃一顿饭。看着王海柱狼吞虎咽的吃着,田芳芳目光宠溺的看着他,笑得合不拢嘴。

等王海柱吃完,田芳芳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王海柱凸起的地方,心里荡起了涟漪,她赶忙起身收拾着碗筷道:“海柱,你那边的房间已经住不了人了,今晚你就在秀秀屋睡好了,先去洗个澡,等会儿嫂子过去给你按下背。”

王海柱起身来到浴室,里面放着一个大水缸,洗澡时要用水瓢在缸里舀水往身上淋。对于这里王海柱一点不陌生,于是毫无顾忌的把衣服脱个干净,然后蹲在水缸旁舀水往身上洒。

没过多久,田芳芳便走了进来,见王海柱全身赤着,身体健硕又有肌肉,顿时田芳芳止不住的心跳加速,羞得脸都红了,她赶紧低下头道:“臭小子,你怎么什么都没有穿呢!”

王海柱也激动不已,因为田芳芳这会儿换上了一身薄薄的白色连衣裙,那若隐若现的一片雪白,正是王海柱吃了三年的地方。

王海柱倒是天真的笑了笑说:“嫂子,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的,你忘了,小时候你经常给我洗澡的呀。”

田芳芳没吭声,走过来拿上水瓢弯腰去水缸舀水,结果正好视线不偏不倚的看到那摇头晃脑的东西,心里竟没出息的泛起了一丝涟漪……

>>>>文本《绝色乡野》 全文在线阅读<<<<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53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