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街上课跳蛋小说 被男友塞跳蛋上课小说

上街上课跳蛋小说 被男友塞跳蛋上课小说

时间:2019年03月14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乔莲毕竟是个雏儿,很快就到达了高峰,起身穿好衣服默不作声的回到了床上,身心的满足让她很快进入了梦乡。

这一刻,王海柱已经等得太久了,他好像知道和杨梅结合之后,就如杨梅所说,会成为真正的男人,于是他站起来急躁的往杨梅那里闯,可结果是越着急越不行。

“海柱你慢点,咱们有的是时间。”杨梅双手搂着王海柱的脖子,嘴巴贴在他的耳朵旁。

王海柱深呼一口气,身体在杨梅身上磨蹭着……,杨梅也扭动着,迎合着王海柱,就在杨梅感觉王海柱就要打开神秘之门时,一阵野蛮的砸门声响了起来。

“哎,该死的王孬!”刚才还一脸享受的杨梅,表情突然变得忧愁起来,她愤愤的嘟囔了一句,然后转过身弯腰捡起衣服穿上,等她再面对王海柱的时候,脸上写满了哀伤。

王海柱成为男人的关键时刻,被这不断的砸门声给破坏了,而且看杨梅的表情,就知道来的人是欺负她的,顿时怒气就升了起来。

“杨老师,你别怕,我去把砸门的人打跑!‘王海柱说着,将自己的衣物给整理好,然后撸起袖子就要出去。

杨梅急忙拦住王海柱道:“别去了海柱,咱们不理他就是了,那人是村长的儿子王孬。村长要承包我家的荔枝林,就给一千块钱的承包费,我不同意,他就让儿子每天晚上来闹,这都闹了个把月了。”

说着杨梅眼泪都下来了,哽咽着继续说:“只是苦了海柱你,没能让你舒服。”

王海柱一把抱住杨梅,动情的说道:“杨老师,我说过了,我会保护你的。”

杨梅顿时像个小女人似的,靠在王海柱宽大的胸膛上抽泣起来,而王海柱学着小时候杨梅是怎么安抚他的,轻轻的抚摸着杨梅的后脑勺。

几分钟后,砸门的声音停了,王海柱感觉可以重新开始了,问杨梅:“杨老师,现在好了,我们继续吧?”

杨梅望着王海柱,很内疚的说道:“杨老师实在是没心情了,要不改天吧,行吗?”

王海柱沉默了片刻,有些失落的点头对杨梅说:“听杨老师的,那我先回家了。”

“嗯。”杨梅伸手摸了摸王海柱的头苦笑道:“不过你那个破房子三年都没人住了,恐怕是住不了人,你嫂子那边倒是有一间空房,不过王秀不在家,怕是不太方便。”

“我王秀妹子呢?“王海柱问道。

“她在县一高上学,每星期回来一次。”杨梅叹了一口气道:“你嫂子真不容易,硬是一个人把王秀这女娃供到了高中,她也是咱们水月村这个年龄段文化最高的了。既然你回来了,没事多帮帮你嫂子,毕竟小时候你是喝她的奶长大的。”

说起王海柱的嫂子田芳芳,那也是个美人坯子,刚上初中就有一堆男生追求,结果被王海柱养父的儿子给强了。田芳芳原本回家告诉父母是想让他们给自己出气,然而她的父母碍于面子,不但没有帮她,反而让田芳芳辍学和强过她的人结了婚。

十六岁还是懵懂无知的年纪,却不清不楚的嫁了人,半年后田芳芳生下一个男孩儿,因为早产孩子出生十天便夭折了。

三天后,还没从失去骨肉的痛苦中走出来,就被丈夫逼着到地里割麦子,结果发现了被遗弃的王海柱,初为人母的田芳芳想起自己离世的孩子,于是将他抱回家喂养。

田芳芳怕丈夫不同意收养这个孩子,这才送到王海柱养父那里,田芳芳每天一有空就偷偷过去给王海柱喂奶。

两年后,田芳芳生下王秀,王海柱这才断了奶。

在王海柱心里,有两个女人对他很重要,一个是杨梅,另一个就是嫂子田芳芳。

三年前,田芳芳丈夫也在矿难中死掉了,可田芳芳依旧坚强的要照顾王海柱,曾说无论如何也要供他和王秀上高中,甚至走出山区,到外面的城市上大学。

可王海柱心疼嫂子,为了减轻田芳芳的压力,他同意了村长推荐他去部队当兵,悄然的离开了水月村,田芳芳知晓后既感动又生气,天天盼着王海柱回来。

带着遗憾王海柱离开了杨梅的家,走的时候杨梅很动情的说:“你想杨老师的时候,就过来坐坐,杨老师今天没让你爽,以后有机会杨老师随时给你。”

王海柱来到生活十多年的家门口,看着找个破落的院子,离开三年的他心里五味杂陈。

这个院子旁边就是王海柱嫂子田芳芳的家,也是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有四间土房。

王海柱看到房顶上的烟囱还冒着烟,大概田芳芳还在做饭,于是走到门口叫道:“嫂子,开门,我是海柱!”

喊了几声,田芳芳这才从屋里走出来,已经三十四岁的田芳芳,看上去一点也不显老,还是那么的年轻漂亮,身材也保持的特别好,虽然那两只丰满没有杨梅的大,但依旧高挺的很是诱惑人。

三年未见面,王海柱心里既紧张又激动,他看到田芳芳打开门后,立刻拉着她的手开心的说:“嫂子,我回来了!”

田芳芳没想到是王海柱,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直接扑到王海柱怀里娇嗔道:“你个死孩子,想死嫂子了知道不,你咋说走就走,这么狠心呢?”

此时田芳芳的峰峦不断的压着王海柱的胸膛,他原本已经恢复平静的心情,这一刺激便再次兴奋起来。

>>>>文本《绝色乡野》 全文在线阅读<<<<

田芳芳忽然感觉到腹部有些异样,她不用想就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晓得此时的王海柱已经是个威猛的大男人了,田芳芳脸一红,轻轻的在王海柱胸口打了一下,娇嗔道:“你这臭小子,看来是长大了。“

王海柱也清楚现在有些尴尬,随即脸瞬间就红透了,他知道对嫂子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可是田芳芳身上散发的诱惑和妩媚,让王海柱难以自持。

田芳芳拉着王海柱进了屋,在田芳芳热情招呼下,他不得不再吃一顿饭。看着王海柱狼吞虎咽的吃着,田芳芳目光宠溺的看着他,笑得合不拢嘴。

等王海柱吃完,田芳芳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王海柱凸起的地方,心里荡起了涟漪,她赶忙起身收拾着碗筷道:“海柱,你那边的房间已经住不了人了,今晚你就在秀秀屋睡好了,先去洗个澡,等会儿嫂子过去给你按下背。”

王海柱起身来到浴室,里面放着一个大水缸,洗澡时要用水瓢在缸里舀水往身上淋。对于这里王海柱一点不陌生,于是毫无顾忌的把衣服脱个干净,然后蹲在水缸旁舀水往身上洒。

没过多久,田芳芳便走了进来,见王海柱全身赤着,身体健硕又有肌肉,顿时田芳芳止不住的心跳加速,羞得脸都红了,她赶紧低下头道:“臭小子,你怎么什么都没有穿呢!”

王海柱也激动不已,因为田芳芳这会儿换上了一身薄薄的白色连衣裙,那若隐若现的一片雪白,正是王海柱吃了三年的地方。

王海柱倒是天真的笑了笑说:“嫂子,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的,你忘了,小时候你经常给我洗澡的呀。”

田芳芳没吭声,走过来拿上水瓢弯腰去水缸舀水,结果正好视线不偏不倚的看到那摇头晃脑的东西,心里竟没出息的泛起了一丝涟漪……

王海柱看着田芳芳诱人的身躯,还有那红扑扑的脸蛋,情不自禁的说道:“嫂子,你真的是太好看了!”

“嘿嘿……海柱的嘴真甜,嫂子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有什么好看的?”田芳芳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对王海柱的话十分受用。

王海柱看着自己曾经吸允过的地方,小声的嘀咕:“我记得小时候嫂子这块儿可大了,现在怎么变小了呢?”

虽然自己在自言自语,不过田芳芳还是听到了,她看着王海柱娇嗔道:“你小子还好意思说,小时候你每天吃那么多,嫂子里面的营养都让你吸走了,当然是越来越小了。”

田芳芳说完,有些心不在焉的往前走了两步,结果脚下一滑,身体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在了王海柱身上,而田芳芳白嫩的臀正好落在了那炙热的物件上……

“海柱啊,你你这个也太吓人了吧。”田芳芳支支吾吾半天,忍着羞涩说道。

王海柱面对田芳芳倒是不拘谨,他直截了当的说:“还不是因为嫂子你太好看太有诱惑力嘛,才让这家伙蠢蠢欲动。”

田芳芳听了王海柱的话,实在不好意思,但又忍不住的燥热,身上如蚂蚁再爬般。三年的压力,三年的无从释放,让她控制不住的转过身抱着了王海柱的头,她将自己的胸口贴在了王海柱脸上,然后喘着气说:“海柱啊,还想不想像小时候一样,喝嫂子的”

饭说到这份上,王海柱再不行动还算是男人嘛,这已经是一天内第三次被撩了起来,他已然是受不住了,一下子把田芳芳抱着站了起来,几下就将她身上的衣物剥了个干干净净。

此时的王海柱像一头饿狼似的,他疯狂的在田芳芳身上亲吻着,手也不停的游走自己曾经哺育过自己的地方。

田芳芳早已经意乱情迷了,她释放着自己多年的孤独和寂寞,她忘情的用香唇诉说着自己此刻的情绪。

王海柱一把将田芳芳抱在怀里,然后快步走出了浴室,接着将她轻轻放在里屋的床上,这才扑到了她的身上。王海柱头一次做到这一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好笨拙的在那片柔嫩里冲撞着。

田芳芳见状,轻咬着王海柱的耳垂,呢喃的说:“海柱,对女人不能这么鲁莽的,来,让嫂子教你。”

田芳芳翻过身来,趴在了王海柱的身上,一条香舌似灵蛇般细致的游走。从嘴巴到脖子,再沿着坚实的胸肌滑落到腹部,最终触碰到了让她面红耳赤的地方。

田芳芳伸出舌头,就像儿时吃糖葫芦一般忘我的……

王海柱只觉得自己身子好像飘了起来,犹如在仙境一般,甚至美妙舒适。也就是这几个小时里,让王海柱真切的领会到了两个女人从娇柔温婉到热情似火的魅之诱惑,而这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对于他来说都特别的深刻。

王海柱感觉自己要爆炸了,他强忍着奔涌而出的激情,想到杨梅说要和女人结合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于是王海柱一把将田芳芳翻到身下,准备再次进攻。

田芳芳何尝不渴望被滋润被突破呢,但是,她用仅存的一点意识用力的抓着王海柱,然后含情脉脉的看着王海柱轻柔的说道:“海柱,你还是个小伙子,第一次应该找一个干净的女人。”

王海柱哪里肯依,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再不成功的话怕是晚上都睡着不觉了,于是她喘着粗气说道:“在海柱的眼里,嫂子你永远是最干净的女人。”

“那也不行啊海柱。”田芳芳说罢,奋力的翻过身子来,然后趴在王海柱身上,她握着王海柱的蛮横摩擦了几下,然后笑了笑说:“好了海柱,嫂子不能依你,可是嫂子可以满足你的。”

田芳芳话音刚落,王海柱就觉得自己的火热被两座棉花般的山峰包裹了进去……

随即田芳芳也感觉一阵爽快,自己也哼咛起来,王海柱强忍着这种摩擦带来的刺激,身体忍不住的发起抖来,舒服的嘴里不自觉的哼唧起来。

王海柱感觉自己的堤就要崩溃了,却在这个时候天花板上的灯泡灭了,然后也感受不到桌子上电扇摇摆出来的风了。

田芳芳停止了动作,她带着惊讶的语气说道:“海柱,你怎么这么持久啊,嫂子都累了。”

王海柱有点崩溃,但好在可以和田芳芳睡在一起,这他就心满意足了。俩人背对着背睡下,可王海柱哪里睡得着,虽然自己已经没有那么渴望了,可是总感觉有股东西没有释放出来,所以他一点睡意都没有。

后半夜来了电,王海柱兴冲冲的抱着田芳芳要继续,不过田芳芳说太困了想睡觉,王海柱也不想为难自己的嫂子,只好放开手转过身。

田芳芳是一个感性中带着理性的女人,王海柱对她来说,曾经是她最牵挂的男人之一,现在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所以在田芳芳恢复理性后,她拒绝王海柱的原因,就是怕自己再感性,控制不住自己,夺走王海柱的第一次,这对于王海柱来说是不公平的。

不过尽管如此,她还是对之前的场景回味无穷,这一次让田芳芳感受到了生平第一次心灵和身体上最大的慰藉。以前跟自己丈夫在床上的时候,她常有一种被强迫的屈辱感,这不仅是心理阴影,更是丈夫和她办事从不顾及田芳芳的感受,也没有任何感觉交流,这么多年来,田芳芳总觉得自己不过就是丈夫把弄的玩具。

直到今天,王海柱的出现唤醒了自己内心沉寂已久的温情,他不但比自己丈夫年纪小,还拥有强壮的身躯,同时有着善良温和的性格。田芳芳从来没想过去拥有王海柱,但是,她愿意在一直陪在他身边,照顾他呵护他。

清晨五点多,太阳就从山顶升了上来,伴随着鸡叫声和狗吠,新的一天开始了。

乔莲醒来就轻轻的下了床,她没打招呼便离开了杨梅的家,主要是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实在觉得尴尬。

王海柱回村的消息,一大早村里的人都知晓了,昨天帮杨梅送荔枝回家,有人看到只是当时没认出来。因为水月村青壮年的男人太少,所以忽然出现这么一个壮小伙,自然就会吸引村里女人的注意,同时也引出许多话题来。

女人扎堆的地方,讨论的基本都是男人,更何况乡下女人天生就充满着好奇心,添油加醋是她们与生俱来的本事,所有关于男人的话题中,跟女人那啥的事情是这些女人最感兴趣的。

杨梅是第一个跟王海柱接触过的女人,所以很快她也成了村里女人关注和议论的对象。

宋春花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不过她跟别的女人不同的是,她从不和那些寡妇小媳妇扎在一起,在水月村,能和她聊得来的女人,只有杨梅。

宋春花今年二十五岁,不过长得却是一张萝莉脸,再配合着她那小巧而精致的身材,说她十五六岁也是有人相信的。

别看表面宋春花乖巧可爱,她那张嘴巴可是极其厉害,骂起人来语速之快水月村无人能及。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妙龄火辣的女人,结婚不到俩月丈夫就去广东打工了,去了两年就回来一次,在家呆的几天里,宋春花一天要和丈夫来上好几次,可是她老公根本满足不了她,这让宋春花怀疑她丈夫在外有女人了。

说起她的丈夫还和王海柱有点关系,因为小时候老欺负王海柱的人,就是宋春花的男人。

就那次宋春花男人回来,给她买了一个影碟机,还配了几张国外的激情光碟。只不过这些光碟除了能引起她更为强烈的遐想之外,还同样让宋春花在漫长的夜晚更加空虚难熬。她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可是放眼望去,整个水月村哪里还有什么正常的男人,于是打探别人私事就成了她生活中最大的爱好。

当听说昨天有个猛男帮杨梅摘完树上的荔枝还送回来,然后还留在杨梅家过夜时,宋春花便吃过早饭就兴冲冲的来到了杨梅的家,然后大声嚷嚷道:“嫂子,起来没?“

杨梅慢悠悠的打开屋门,红着眼不停的打哈欠道:”啊,是春花呀。“

宋春花见杨梅这样,更是兴奋的说:“怎么了嫂子,是不是昨晚一夜没睡,家里来客人了是不是?”说着用身子挤开杨梅,把头往里面探了探,结果看到床上没人又环顾了四周,然后自言自语道:“哎,人呢?”

杨梅知道宋春花知道了昨天的事情,但还是故意的问了句:“春花啊,你一大早神秘兮兮的,这是干什么啊?”

宋春花没见到所谓的猛男,有些失望的回答道:“嫂子,不是听说你家来了个猛男吗,还帮你摘完了荔枝林的荔枝,他人呢?“

宋春花本来打算找到这个猛男之后,看看符合不符合自己口味,如果可以的话,找个帮她修影碟机的借口,把这个男人领回家。

>>>>文本《绝色乡野》 全文在线阅读<<<<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53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