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姐姐忍不住了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绝色乡野

那天晚上姐姐忍不住了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绝色乡野

时间:2019年03月14日     来源:www.ju73.com     作者:句美网     阅读:加载中..

杨梅看到是王海柱来了,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她从屋里跑了出来,刚要伸手拉王海柱的手,忽然觉得宋春花在这里不太合适,于是赶紧收了手给王海柱介绍起来:“海柱,这是宋春花,刘小娃的媳妇。”

“刘小娃?”王海柱记起来了,这个刘小娃比自己大两岁,小时候没少被他给欺负,所以王海柱顺嘴问了宋春花一句:”春花嫂,你这小身板跟着小娃不会被欺负吗?”

宋春花一听王海柱说这话,顿时笑得花枝乱颤,只见她挺挺胸道:“他敢欺负我?就凭他那身子骨,能在老娘身上待……”

欲言又止,宋春花觉得跟王海柱说这个不太合适,而王海柱跟女人打交道的次数不多,跟这种能说会道伶牙俐齿的女人交流更是不习惯,只好对杨梅说:“杨老师,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有没有要帮的忙,瞅瞅有人欺负你没,既然你这里没啥事,那我就先走了哦。”

王海柱说完刚要转身走,俩女人都有些着急,不过宋春花的动作比杨梅要快很多,她一把拽住王海柱说道:“哎呀海柱兄弟,怎么刚见面就急着走啊,万一一会儿有人来欺负你杨老师怎么办?还是先进屋坐坐唠唠嗑吧。”

杨梅自然也是舍不得王海柱走,好不容易把他给盼来了,所以她也挽留道:“是啊海柱,你先进屋待会儿吧,反正你也没事不是。”

王海柱此刻有些纠结,他来这里是有目的的,现在多出一个人,这让他感觉有些不适。

宋春花不由分说的拉着王海柱往屋里拽:“你怕什么呀,你个大男人还担心我俩把你吃了不行?看来你杨老师说的没错啊,还真是个黄花仔呢。”

王海柱被拉到床上坐着,看着两个女人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宋春花一点也不害臊,她直接坐在了王海柱旁边,然后伸手在他手臂上捏了好几下,这才笑着说道:“看来大家说的没错,还真是一个猛男,真是不错呀。”

宋春花一边说一边目光有意无意的瞄了几眼王海柱的裤裆,王海柱和宋春花紧挨在一起,所以他正好能触碰到宋春花胸前的饱满,虽然宋春花的不及杨梅的,也不如自己嫂子田芳芳的大,不过却弹性十足,王海柱顿时起了反应,昨天还没释放出来的火焰,此刻迅速燃烧蔓延了起来。

杨梅见状有些吃醋,她不想让宋春花抢走王海柱,于是将王海柱拉到了自己身边,然后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海柱,你可要离你春花嫂子远一点,她男人可不好惹。”

王海柱随即点头道:“那可不,小时候老被他欺负,要不是杨老师保护我,指不定被欺负成什么样子。”

“哎哟哟,说什么呢,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宋春花讲着,扭动起她那圆臀又蹭到了王海柱身边,她笑嘻嘻的说:“现在海柱兄弟如此的威猛,还会怕他不成?”

王海柱被弄的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春花嫂,你就别埋汰我了。”

宋春花见状也不调戏王海柱了,而是开始了自己的计划,她看着王海柱笑着说:“海柱兄弟,听说你是在部队当兵的,肯定见识不会少,我家有台影碟机坏了,你帮我修修成不?”

“影碟机啊?应该是可以的吧。”王海柱很热心的回答道。

宋春花开心的差点跳起来,她拉着王海柱说:“那走吧,现在我就带你去我家瞅瞅。”

杨梅见宋春花要把王海柱带走,顿时急了:“春花你着什么急啊,我还有事要跟海柱说呢,这样吧,你先回家去,我跟他说完事以后让他过去,你看成不?”

“是吗?你们有啥事呀?不过也行,你们先办你们的事情。”宋春花说着看向王海柱:“海柱兄弟,我在家等着你啊,你可快点来。”

说完宋春花乐呵呵的走了,见人终于离开了,杨梅赶紧将门给关上,然后转身一下抱住了王海柱,她喘着大气说:“海柱,你可想死杨老师了,昨晚害得我一宿都没睡好,尽想着没让你舒服的事,今天一定满足你。”

经过昨晚的事情,被动文静的杨梅已经变成了一只饥饿的母狼,她一边疯狂的啃着王海柱,一边伸手来到他的裤`裆。

王海柱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他早已急不可耐了。

>>>>文本《绝色乡野》 全文在线阅读<<<<

俩人麻溜的脱去对方的衣服,然后赤条条的滚到了床上。

杨梅轻咬着王海柱的耳垂呢喃说:“海柱我要。”

王海柱没想到杨梅突然变得这么猴急,不过也正和他的意。

王海柱憋的太久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正准备进攻的时候,王海柱猛然想起自己嫂子田芳芳的话,她说让自己的第一次,一定要找个干净的女人。

杨梅此时正在兴头上,见王海柱忽然停了下来,有些着急的说道:“海柱,别停啊,快进来吧,快给杨老师吧。”

说完,杨梅扭动着身躯,要向王海柱迎上去。

这会儿王海柱脑子有点乱,不知道是听田芳芳的,还是直接进去,虽然他并不觉得杨梅脏,但总觉得嫂子田芳芳的意思,像是要自己把第一次留给她。

王海柱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但对嫂子的感情比杨梅稍微多一点,所以他打算再试试看,如果下次田芳芳还不让他进的话,那他就把第一次给杨梅。

于是王海柱将身子移了移,然后轻声的说道:“杨老师,我想像昨晚那样。”

杨梅听罢稍一愣,娇羞的笑道:“臭小子,原来你喜欢这么玩呀,那好吧,今天杨老师就先满足你,等会儿你也要满足我哦。”

说罢,杨梅翻身过来,她骑在了王海柱身上,然后张开小嘴……

王海柱感觉一股强烈的冲击感,享受着叫喊着,差不多五分钟后,杨梅也不管酸涩的腮帮子,迫不及待的想要和王海柱结合。

“杨老师,这大白天的,万一有人来了可怎么办?”

杨梅气喘吁吁道:“管……管他呢,老师忍不住了!”

就在杨梅快要成功的时候,只听外面传来了女人的叫声:“嫂子……”

“杨老师,是春花嫂子。”王海柱听出了宋春花的声音。

杨梅一脸不悦的爬起来,他快速的套上衣物,又把王海柱的衣服捡起来递给了他,然后嘴里嘟囔道:“这个该死的宋春花,怎么早不杀回来晚不杀回来,这个时候跑过来!”

等王海柱穿好衣服,把门打开的时候,宋春花早已扭着翘臀走进了院子,见王海柱站在门口,她笑着说:“哎哟海柱兄弟,你俩的事情还没完呢?我都在家等你好长时间了,见你还不过来,我这才跑来看看。”

杨梅沉着脸走到宋春花面前道:“春花,你说你一个影碟机着什么急,啥时候修不行呀,我跟海柱还没说完事呢。”

宋春花也不是傻子,一看杨梅这神色,大概也猜出了一些端倪,她笑哈哈的对杨梅说:“嫂子啊,这海柱虽然是个猛男,不过也经不住你这么折腾吧,啥事要说这么久呀?”

杨梅心想,刚才的事要被宋春花知道了,那还不闹的满村闲言碎语的,自己倒是没什么,不过海柱以后就不好找老婆了。想到这些,杨梅只好露出了笑脸,她告诉宋春花,自己在给海柱介绍媳妇呢,看看他对未来老婆有什么要求。

宋春花哦了一声道:“原来你俩孤男寡女的,关在屋子里谈这些事情呢,嫂子说的也是,海柱兄弟血气方刚的,是该找个女人灭灭火了。”

杨梅听出来宋春花她话里有话,跟她再纠缠下去也不好,只能让步道:“既然你这么着急修影碟机,那让海柱先去吧,我跟他的事下次再说。”

宋春花一听高兴坏了,拉着王海柱道:“谢谢你了嫂子,那我们先走了啊。”

杨梅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气得直跺脚:“宋春花,你这个死婆娘!”

王海柱被宋春花硬拽到了她的家,当他进入宋春花的房间,王海柱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比起嫂子田芳芳和杨梅房间简陋的布置,这个屋子更像一个女人的闺房,整个房间都是粉红的色调。

见王海柱傻傻的站着发呆,宋春花笑嘻嘻的说:“怎么了海柱?”

王海柱回过神儿来,摇摇头说没事,宋春花见状故意逗他说:“你不是刚从女人房里走出来吗,怎么跟没见过女人屋子似的呢?还有啊海柱,春花嫂子是过来人,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跟杨寡妇的那点事。”

王海柱一听有些慌,他急忙辩解道:“没有的事,我跟杨老师啥事都没有。”

宋春花觉得王海柱着急时候的样子甚是可爱,她笑了笑,然后目光从上移到了下面。

王海柱被看的有点羞臊,他吞吞吐吐的说:“春花嫂,你……你影碟机呢,我帮你看看。”

宋春花指了指影碟机的位置说:“就在那里呢,你先看着,我换件衣服。”

说着,也不管王海柱就在这里,直接拉开衣柜,找到一件低胸的睡衣,然后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

“好白!好大!要是能摸一把……”

烈日当头,王海柱刚走进水月村,路过荔枝林的一刹那,脚步顿时一顿,两眼放光地看着木梯上那两片高高翘起左右晃动的丰臀。

当兵三年,看见母猪都像貂蝉,更别说这是个诱人的女人!

“嗯……”王海柱远远的就看到那丰臀下的两条玉腿紧紧贴在一起,相互磨蹭着,隐约还能听到一声特别细微的轻哼。

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唾沫,王海柱悄悄地走进荔枝林,看着那越来越近扭动着的两条玉腿,还有那声声轻哼,越靠近他心中越兴奋,根本没注意到踩到了一根枯枝。

“咔嚓!”一声,木梯上女人扭动的身体猛地一止,本能地扭头看到已经站在自己身后的王海柱,惊慌失措下“啊”一声,重心不稳就从木梯上摔了下来。

女人看到王海柱的同时,王海柱也一眼认出了这是村小学唯一的老师杨梅。

杨梅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还是水月村最有文化的人,十年前高中毕业回到村里教书,不知让村里的汉子流了多少口水。

王海柱那时就特喜欢杨梅,因为每次在教室有人欺负他的时候,王海柱哭着去找杨梅,杨梅总会抱着安慰他,只要钻进杨梅温柔的怀里,王海柱就不再哭了。

杨梅虽然大了王海柱十岁,可三十岁的女人正是最有韵味的年纪,身材丰腴十足,王海柱将她抱在怀中,触手的柔软,诱人的芳香让他顿时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还好王海柱眼疾手快,立刻扑了过去,将掉下来的杨梅抱在了怀里,因为重心不稳,俩人都摔在了地上。好在王海柱身子硬朗,即便摔下去的时候杨梅也砸在了他身上,王海柱依旧一点疼痛都没有。

不是他不疼,而是心思全在压着他的杨梅身上,此刻,杨梅和王海柱来了个亲密接触,因为夏天的原因,杨梅里面并没有穿,加上刚才的运动,衣服都湿的贴在了皮肤上。

王海柱像是被电击了似的,一想到刚才的事,本能就有了反应,很快杨梅感觉自己腹部顶了个硬邦邦的东西。

杨梅太久没接触过这个东西了。

三年前村里发生的那场矿难,带走村里大部分青壮年,包括王海柱的养父还有杨梅的老公。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杨梅也快到了三十的年纪,自然需求很大。

“疼!”王海柱忽然叫了一声。

杨梅赶紧站起来,目光刚扫过王海柱,突然一只蝎子从王海柱的裤腿里爬了出来,这荔枝林最多的就是蝎子,这躺地上一小会,就有蝎子趁虚而入了。

杨梅心跳的很快,她脸如红潮的问道:“海柱,你是不是被蝎子蛰了,蛰到哪里了,得赶紧消毒呀!”

王海柱有些不好意思说,看到他难以启齿,杨梅蹲下来指着王海柱那个东西道:“是不是蛰到这里了?“

“嗯。“王海柱小声回答道。

杨梅又惊又喜,她伸手褪去王海柱的裤子以及……

看着那家伙中间被蝎子蛰了个小红包,杨梅忍着羞涩缓缓抓住它观察起伤势来,随着王海柱的身体抖了一下,杨梅这才觉得异常,掌心的家伙开始不安的躁动了起来,她顿时呼吸急促起来,小腹里似乎有暖流要破出体外。

“海柱,怎么办呀?”杨梅此刻脸红的像血一样,她又臊又急的问道。

“杨老师你别着急,其实很简单的,只是……”王海柱有些说不出口,毕竟需要用嘴把上面的毒吸出来。

“只是什么,你倒是说呀!”

王海柱支支吾吾道:“杨老师,这个毒要……要用嘴吸出来。”

杨梅心里一颤,想都没想说:“老师帮你吸!”

王海柱赶忙拒绝:“不行的杨老师,那里不干净的。”

杨梅见状娇嗔道:“海柱,咱们是师生关系,我怎么着也算你半个娘,怎么不能让老师帮你,是不是嫌弃老师年龄大了,不想让老师弄脏你的身体呀?”

王海柱赶忙说不是,杨梅道:“那就行了,听老师话,不然等会儿毒发作了,你以后就不能传宗接代了。”

一想到自己有断子绝孙的危险,王海柱这才点头同意了,杨梅正准备张嘴动作时候,忽然一声闷雷传来,刚才还艳阳高照,现在已经阴云密布了。

王海柱这才想起来,在回来的车上听天气预报说,今天可能有暴雨,于是他站起来跟杨梅说:“杨老师,我先帮你把荔枝拉回家吧,等会儿要下雨的。”

杨梅见天气突变,从口袋拿出卫生纸将王海柱被咬的地方包好,然后看着头上的一只眼颤着音道:“走吧,跟杨老师回家,到家老师给你消毒。”

忍着疼痛,王海柱来到了杨梅的家,王海柱说先把那些荔枝搬进屋里,要不然下雨就麻烦了,可杨梅坚持要先给王海柱消毒,毕竟那个东西更重要。

虽然王海柱还是有点羞臊,但他感觉越来越疼,于是她只好一咬牙听从杨梅的。

当杨梅再次看到让她心跳加速的东西,竟情不自禁地蹲在了地上,伸出一只细嫩的手,颤颤巍巍的抓住了那已经肿的像胡萝卜的东西,她将眼前散落的秀发撩起,缓缓张开了诱人的小嘴……

>>>>文本《绝色乡野》 全文在线阅读<<<<

句美网欢迎您转载分享:http://www.ju73.com/hh/53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