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马仙之黄大仙儿
本文《出马仙之黄大仙儿》 镇上有个光棍儿,叫二九,不学无术,没事喜欢喝两口,一喝必然收不住,偏偏醉了之后好撒酒疯。 正是秋忙的时节,他被人雇了去做活,这日正好完工,东家置办了好酒好菜请他入席,工钱也全部结了,腰包一鼓,心思松了,这酒就更容易...
医生
本文《医生》 有一年秋天,我搬到了一个名叫雁峰的小村庄,那是当月的9月12日,天色已经变得十分隐晦,路旁种满了高大细长的柿子树,上面正零星挂着红果,在一片暮霭沉沉当中呈现了一番朝气蓬勃的模样。由于我出发的前几天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安排,因此临行并...
花瓣的白色是恋人的颜色
本文《花瓣的白色是恋人的颜色》 芊芊,很对不起。三年前,我放开了你的手,为了我虚幻的梦想。我现在已经知道我真正的渴望。我现在才意识到,你对我有多重要。 我知道,我的出现,可能已经不太相宜。但我还是想试一下,试一下回到往昔,再次握住你的手。 如...
光明照进了最后一户人家
本文《光明照进了最后一户人家》 春分一到,农民们又开始忙碌了。或人背,或驴驮、牛拉,把一袋袋的农家肥料往土地上运送。清明前后点瓜种豆,节令不等人呀。这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在漫长的农耕生产活动中,逐渐认识和总结出的生存与自然的规律之一。他们把历...
我的童年时代
本文《我的童年时代》 童年和青春始于何处?我们并不知道,也许在这时,就已经开始 在幼儿园午睡,你是倒头就酣睡的那一个,还是因为爱和同学说话而被安排单独睡的那一个呢?广播体操、眼保健操,那些做过无数次的动作,你还记得吗? 每次和妈妈逛街,都看到...
小城旧事
本文《小城旧事》 汉生走到蒋记绸缎庄的门口,倒不好意思往里走了,挠着后脑勺踟蹰了半天,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蒋老板正在给两位太太量身段,斜眼乜了汉生一下,然后又一边满脸堆笑地应酬着太太们,一边不停忙着手中的活计。汉生紫胀着脸孔,朝着蒋老板的...
发哥诡谈:诡异故事之千万别拦纸婚车!
本文《发哥诡谈:诡异故事之千万别拦纸婚车》 免责声明:发哥诡谈发布的作品如涉版权等问题,请尽快联系我们(吱付寳生活號:掌中宜宾),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转载旨在分享交流!更多悬疑.恐怖.惊悚.灵异鬼故事,欢迎搜索关注发哥诡谈) 林东晓是个无赖。...
你可以出.轨,我不想犯贱”
本文《你可以出.轨,我不想犯贱》 1 在公号上看到篇文章,一女友无意中发现闺蜜的男人出.轨,义无反顾,出手相助,惩治渣男,帮闺蜜及时止损。闺蜜手段高杆,文章带感,看得我直呼过瘾。 我把文章转手发给杨强。过了半晌,他回了俩字:有病! 拿着手机,我陷...
两条黄鱼
本文《两条黄鱼》 王大海是东南沿海A市民政局的处长,年近六十的他从科员做起,经过三十多年的官场沉浮,终于坐到了今天这个位置上。说出来您可能不信,王大海这三十多年,连一分钱都没有收过,可他却在坐上处长位置的第二个月被双规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岁月悠悠,我们注定要遇见
本文《岁月悠悠,我们注定要遇见》 很多时候,你越希望逃避的情况,越是会发生在你的身上,所以很多事情,注定要面对,既然决定了开始,必然要为自己的决定承担一定的结局。 也许当我选择亲自去追求的时候,就注定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都说一切都是最好的...
爱与被爱
本文《爱与被爱》 在2018.10.19日 17:46时刻,收到了他的分手信息:我不想继续了。 没有犹豫,我回了一条:嗯,好。 发完后,坐在公交车上,手不受控制地攥紧手机,那一刻,我是恨他的,但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心脏难以承受的疼。 两天后,整理好仪表,收拾...
我好像做了一件对不起那位姐姐的事
本文《我好像做了一件对不起那位姐姐的事》 昨天是辞职第二天,我找了一个兼职,去做综艺的充场观众。 我是七拐八弯加上这个群演领队的。领队是两个人,一男一女。 我记得集合签到的时候,那个领队姐姐非常高兴地对她的搭档领队说些这个姑娘可以。。。之类的...
20岁的我,想着如何孤独终老
本文《20岁的我,想着如何孤独终老》 自己梦想的老年生活,就是用自己这一辈子的积蓄,在海边买一个小小的咖啡馆,早晨关上七点的闹钟,喝一杯热腾腾的咖啡,静静听着海风,等待客人的到来,有活泼的小朋友,有稚气的大学生,也有秀恩爱的小情侣,就静静的看...
偏偏爱上你,这场美丽的梦
本文《偏偏爱上你,这场美丽的梦》 和你在一起,像是一场美丽的梦。如今这个梦,变成了真的。 杭州的气温终于带了些许寒意,那个燥热的夏季仿佛转瞬即逝。前几日还在满城的桂花香中沉醉,踩在满地金黄的花瓣上,有一丝不忍、也有几分浪漫。如今再看到的,只...
辜负你,是我能给的最大温柔
本文《辜负你,是我能给的最大温柔》 世界上最廉价的就是男人一事无成时的温柔。 题记 看到题记上这句话的瞬间,我热泪盈眶。 在这篇文章里,我不想给他编名字。 我们分手已经五年了,五年来,周围的人都说是我辜负了他,是我振臂高飞,抛下了他。我不声不响...